毒兔子

_(:з」∠)_

【全职】all翔暗黑50题

2.吊死(昊翔)
“还有多久?”
“两周后。”
可我快受不了了……
唐昊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日期,但是他却觉得遥遥无期,他已经挺了快三年了。
对,还有两周就三年了。
不知从这三年中什么时候开始,唐昊就开始嗜酒,唐昊和孙翔都没有工作,只能依靠着孙翔偶尔去打零工的钱勉强过日。
嗜酒的唐昊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很多次喝醉了就打了孙翔,孙翔每次都默不作声,直到头破血流也没说什么。
孙翔每次都给唐昊准备好酒和下酒菜和水果,然后坐在一旁,半垂着眼看着唐昊慢慢吃。一次次都是这样,孙翔就在旁边安静的看着,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
喝多了,唐昊就会打孙翔,打完就走,不知上哪去,孙翔就一个人在家里收拾东西。
孙翔的咖啡厅同事黄少天总是劝他说干脆别和唐昊过了,自己一个人要多轻松有多轻松啊,不过黄少天最后还是因为耽误工作被店长喻文州拖出去教训了。
唉,黄少天你就消停点吧,我和唐昊的事可没那么简单啊……
孙翔这样想着,继续擦着咖啡杯,开始了大脑放空地机械运动。
两周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很快13天过去了,孙翔还是照旧摆了下酒菜和水果,只是没有酒。
孙翔希望唐昊今天不要喝酒了,毕竟明天就到日期了,而且自己的工资也快不够用了。
“孙翔,今天怎么没有酒?”
“明天就时间到了,别喝了。”
唐昊瞬间就红了眼,拿起碟子就往孙翔头上砸:“md,你以后还要靠老子养,就你那点工资还想藏着掖着?!”
“唐昊,你冷静点,明天就到时间了,忍忍就过去了啊!”
“我!……”
一下子,唐昊好似泄气一般,“咚”地一声坐在凳子上。
“没事没事,马上就过去了,没事啊……”
孙翔捏了捏唐昊的肩膀,安慰似的说着,也不知道是跟自己说,还是说过唐昊听。
第二天,唐昊从柜子里拿出一份文件,穿着西服,梳了头发,还是三年前那副帅气的样子,没有变样,理了理脖子上那条领带:“这领带还不错,谁挑的?”
“楼下西装店的张佳乐。”
“不愧是前辈啊……”
“嗯。”
“我走了之后,照顾好自己。”
“嗯。”
“买栋好一点的房子。”
“嗯。”
“找个好的姑娘家娶了过日子。”
“好。”
然后唐昊踩上小凳子,脚一蹬,死了。
而孙翔还是静静的看着,只不过这次,他脸上带着笑。
一旁的文件上,明晃晃的写着一行字:
三年后,被保险人无论以任何方式死亡,本公司将给予被保险人家属300万的赔偿……

〓国庆多更新的计划破灭了(ಥ_ಥ)
〓以上这个保险合同的内容纯属虚构,不要当真啊_(:з」∠)_

【全职】all翔暗黑50题

20.背叛神的使徒(叶翔)
斗神叶修作为一方的神明,平日里吃吃喝喝,时不时放放嘲讽,总之过得好不快活。
每一位神明都有自己专属的使徒,每个使徒都是主神抽选的,只有怀着虔诚的心,才能参加神选。三个匣子,神明也不知道自己的使徒会是哪一位幸运儿。
叶修的使徒,是一个叫孙翔的男孩。
孙翔很仰慕叶修,于是便去试一试运气,没想到还真中了奖。
村里的人都为孙翔感到高兴,但作为孙翔的好友,唐昊还是隐约感到哪里不对劲。
孙翔倒也自顾自,呆在叶修身边帮叶修打理家务,处理小事,照顾叶修的生活起居,一神一人过着神似老夫老妻般的生活。
至于之后孙翔是怎么代替叶修管理所以事物,再之后叶修不知何因隐退神居,孙翔当上了新的神明,那都是后话了。

“小朋友,你是你当时到底为什么会来参加我的神选啊?就因为仰慕我?”
“哈?你在说什么啊?”
“不然你为什么死缠烂打着冯主神让你去神选啊,我都听说了诶。”
“哦,那个啊,主神还没有和你说过吗?”
孙翔挠了挠脑袋上的桀骜不驯的翘发,挑眉继续说着:“我啊,这是在准备神替呀!
不然你以为神明是怎么换代的啊,在我们村里,每个人的出生都有可能作为神替,前段时间王杰希不是才完成神替成为新神吗?
哦,不过你也快了……
喂喂,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只是因为仰慕你就傻乎乎的跑去神选吧?”
叶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一大半神明都不知道神明是怎么换代的,现在自己倒好像知道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不过叶修啊,你当上神也有几千个年头了吧,
你的信仰是什么?”
“那还用说?
当然是我们多年来获得的荣耀。”
我们的,不是我的。
孙翔笑了笑,什么都没说。之后俩人还是那种生活方式,就好像叶修不知道神替的事,孙翔也从没提过。

直到有一天,孙翔将利刃插在叶修的双腿上,叶修才意识到这件事没法轻轻松松的解决,他们用法术打了一架,叶修败了。
当左肩被刺穿时,叶修的脑袋嗡嗡作响,然后他意识模糊的听到些什么。
“叶修啊,老实说我不想这样,不过没办法啊,
我喜欢你,可在我成为你的神使之前,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差点把自己逼疯了,不过现在好了……”
之后的话,叶修听不清了。
他只知道,自己何尝不是爱着这个人呢?
孙翔成为了新的神明,独自开始了他的荣耀。
他一个人的荣耀。
每次看到孙翔被人欺负,叶修只是坐在轮椅上默默骂一句“傻瓜”,他的喉咙发不出声线,曾经威震天下的斗神现在连一句简单的“我爱你”也无言出口。

〓各位好久不见了好想你们(。ò ∀ ó。)
〓我也就更新一下证明我还活着_(:з」∠)_
〓刚上线看到魔道圈那好像出了点事哦……心疼太太(´๑•_•๑)
〓本来有点想入魔道看看的,现在有点望而却步了(ಡωಡ) 唉还是老实呆着自己这里的好
〓不要催更啊,我高三了٩( 'ω' )و

【全职】all翔暗黑50题

27.禁忌的爱(蓝翔)
许博远在10岁的时候,知道了自己有一个大自己3个月的远房表哥——孙翔。
起初许博远的妈妈要离开国内一段时间,只是让他借住在孙翔家中,孙翔作为小家主自然天天带着他玩。
许博远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孙翔则相反,天天不是到处疯玩就是打架,许博远常常要为孙翔隐瞒每天的各种事,搞得许博远比孙翔还大一样。
久而久之,许博远从对孙翔感到无奈苦恼到对孙翔有一些溺宠,如果不是那身高许博远一定会觉得孙翔其实是他的弟弟。

长大之后,许博远也没有叫孙翔哥哥了,就直接直呼其名。
“孙翔,你能不能稍微消停一会……”
“小许,你说黄少天怎么那么烦啊!”
翔哥,看在黄少天是我偶像的份上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吧……
说起来,最近翔哥好像经常去隔壁的雷霆找一个叫…叫什么肖时钦的人,还有说有笑的。
啊啊,翔哥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不行啊翔哥,我可是最喜欢你的,我才是从小和你一起长大的,从小到大帮你背黑锅的人也是我,你可不能喜欢上别人啊。
“对了孙翔,你最近是不是经常去雷霆啊?”
“啊?是啊,怎么了?”
“别再去那了,还有那个唐昊,你以后也别去见他了。”
“……”
孙翔难得的没有反驳,他走近平时用来打架的木板,抓在手上掂量了两下,一转身打在许博远的太阳穴上。
“嘛,小许看在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告诉你一件事吧,
孙翔蹲在许博远面前,静静地说着。
永远也不要去阻碍我跟谁交朋友,我有脑子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而且,永远不要去说我朋友的坏话,我不喜欢,不管是小事情还是糖糕,你最好记住这点,
我以为你已经很了解我的个性了。
嘛,看起来你也是挺喜欢我的,这样的话你会被叔叔阿姨骂的吧,我有一个朋友,叫张新杰的,他最近研究了一个新的玩意,对你这情况好像有点帮助,你等等啊,我去找他让他给你试试。”
鲜血从头上留下,许博远只觉得眼底发黑,看着孙翔渐渐远去的身影闭上了双眼。

「我的脑已经烧没了」系列

#跟风向#烧脑戏#我的脑已经烧没了#
1.周泽楷死在了孙翔的房间里,孙翔失踪,而周泽楷的房间墙壁上有用刀刻上的“79432”。
2.周泽楷被一把剪刀刺入侧颈失血过多而死,从房间中可看没有经过搏斗。
3.孙翔失踪了,如人间蒸发一般。
4.警方开始介入调查,江波涛满脸泪痕地收拾完周泽楷所有的遗物
5.警方在孙翔房间的保险箱中发现了用小容器所装的不明黄色液体数瓶。
6.杜明是第一个发现周泽楷死了的人,被吓得失声后转入住进了医院,恐惧爬满了他的脸,警察和他说话也只是摇头。
7.周泽楷死后的第二天,叶修失踪,在他的电脑座位及地上发现了大量血迹 ,同时罗辑失踪。
8.警方发现键盘上有血指印,所按键为“sd3”。
9.兴欣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10.暗处,有人在磨刀,有人停止了呼吸。
11.叶修失踪后第三天,是周泽楷的葬礼,所有职业选手都来参加了。
12.葬礼后,陈果本想和苏沐橙出去走走,但苏沐橙在说了有约后就独自离开了。
13.当天,杜明死在了医院。
14.杜明表情看似很震惊,法医初步断定是被毒杀。
15.杜明手中握着一张字条,写着“ooo”。
16.唐柔知道这件事以后急匆匆的离开了s市。
17.当晚李轩和王杰希约了晚上一块出去谈心,俩人回来时提了一堆的东西。
18.职业选手的相续死亡造成联盟内部的恐慌,俱乐部都不给队员们配对了保安。
19.灾难并没有因此结束,五天后,莫凡死在了酒店旁的一条小巷子中。
20.莫凡被发现时已经是他死后的一天了,莫凡身中数刀,鲜血染红了四周的水泥墙,地上有用血画着的“x”。
21.警方在喻文州的房间里找到了带有莫凡血迹的匕首。
22.令人惊讶的是,喻文州并没有反驳他杀了莫凡,而且警察也在他的房间里找到了带血的衣物。
23.喻文州因故意杀人罪被捕入狱,两天后被发现死在狱中,在他的午饭中检验出毒物反应,被确认与杜明之前中的毒相同。
24.记录显示,当天来探望喻文州的人登记了假姓名,从监控中可以看出他是一名男子。
25.这件事传回了蓝雨,黄少天暗暗握紧了拳头,也有人下定了决心。
26.平静了一周后,有人在河岸边发现了罗辑的尸体,尸检报告说他已经死了一周以上,是失血过多而亡。
27.此时,陈果发现她连不系不上唐柔了。
28.三天后警方在一处出租屋内找到了唐柔,当时她神经恍惚。
29.警方认为唐柔有杀害杜明的嫌疑,决定先将她带回警局,在途中,一颗石子打穿了唐柔的太阳穴。
30.远方,有人在哭泣,有人在流血。
31.叶修的尸体在唐柔死后四天被发现在一家宾馆中,他被几根钢丝掉在半空中,手心被刀刻出“+”的伤痕。
32.同一天,黄少天跳楼身亡,没人推他,被证明是自杀。
33.卢瀚文哭的稀里哗啦,对刘小别说着怎么会这样,而刘小别只是面露难色。
34.郑轩表示他最近有点压力山大。
35.恐惧笼罩着全联盟,就连看似平静的霸图都没能幸免于难。
36.张新杰死在一栋废弃工地,脑部被钝器重击而亡,脑袋上全是血。
37.留了血迹暗号“♢□”。
38.随后王杰希失踪,最后他的手机给高英杰发了一条短信,只有一个字“若”。
39.戴妍琦看见肖时钦三更半夜去见到了一个人,他们交谈了一会后那人递给肖时钦一袋东西。
40.次日,肖时钦和戴妍琦双双失踪。
41.三天后,兴欣电网突发大火,苏沐橙因没逃出死于火灾现场。
42.陈果在看到苏沐橙面目全非的尸体后悲伤不已,但她总觉得事情不太对。
43.联盟让所以选手暂时回家。
44.他们还没决定收手,他们先前的计划出了意外。
45.韩文清在家中被人杀害,死状极其惨烈,身中数刀,鲜血浸满衬衣。
46.新闻铺天盖地,压都压不下去。
47.警方的调查也毫无进展。
48.韩文清死亡当晚,几个人在黑暗中彻夜狂欢。
49.我写不下去了,49要逼死强迫症……

#有知情者,但没有动手杀人。
#凶手人数1+。
#重要的不是动机,因为前面的动机我也不知道……
#为了烧脑而烧脑。
#答案……我选择死亡。
#没提示,因为我觉得提示已经够多了。/比心

【全职喰种】「双叶年上」

♚我回来啦(ー_ー)!!

0.6  是谁?
“孙翔现在的情况如何?”
“脉搏正常,瞳孔正常,心跳正常,脑电波正常,身体机能正常,赫子正常,rc细胞比例正常,无不良反应。”
“嗯…那李轩呢?”
“李轩的情况不太好,除了脑电波反应过度以外,平均每晚心跳停止两次、呼吸停了五次脉搏不稳定,目前仍处于昏迷状态。”
“知道了,我去会注意的。”
“好的,那么我先告退。”
张新杰看着自己脚旁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喰种,嫌弃地将他踢开了。
真是…听说叶修逃了?真是麻烦……唉…又死了一个,真是浪费“材料”呀。
让人将喰种的尸体处理掉后,张新杰准备去看看叶秋。
叶秋是半个月前被抓进来,张新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经张新杰检查后,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问题,更不是喰种。
抓他进来干嘛?
上头也没让张新杰对叶秋干什么,嘱咐了让他对叶秋好好的,不能有什么差错。无奈,张新杰只好天天把叶秋当祖宗一样供着,好吃好喝地养着。
可这小祖宗不领情啊,绝食抗议不说,还整天不配合张新杰的检查,这叫张新杰很是烦恼,他现在每天花在叶秋身上的时间简直比他作研究的时间还要长。
再这样下去太拖进度了。
张新杰一向以准时完成任务为标准,这么一拖,怕是要延期了,对张新杰这样被称为人体闹钟的男人来说,事情没法准时完成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叶秋长得简直和叶修一模一样,张新杰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感到很震惊,差点认错喰种,在接手这件事时才得知叶秋竟是叶修的双胞胎弟弟,但叶秋为什么是人类?这令张新杰百思不得其解。
更令张新杰感到震惊的是,叶秋居然撼动了他的生物钟,这太可怕了!
冷冰冰的大门打开了,室内很干净,但除了桌上的那个盆盆栽,其他的东西都是一片空白,坐在床上的那人的黑发似乎是这间房间中最明显的事物,第一个,映入了张新杰的眼帘。
“叶秋先生,事不宜迟,可以开始检查了吗?”
“……”
意料之内的没有回答,张新杰还收到了来自叶·傲娇·没长大·秋的一个大白眼和一声自言自语式的“生化怪博士”,他自顾自地走进了房间,手上有拿着一大打的表格。
很明显,叶秋良好的家教内涵已经要被张新杰磨光了。
其实说是检查,也只不过就是看看身体状况,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之类的,说白了也就是张新杰天天给叶秋体检。
张新杰是见过叶修的,他就不明白了,那么一个猥琐男的弟弟怎么会比他哥还能搞事,人是长得一表人才,听说还会弹钢琴,怎么就那么会闹腾呢?
不过叶秋还一点都不明白现在是怎么回事,他来这里有一段时间了,但他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进来的,前几天还是他们兄弟俩的生日,呆在这里也不让跟外部联系,这让叶秋感到十分郁闷。
“……你们什么时候让我出去呀?”
“……”
这次的那张新杰无话可说了:你问我?我也很想知道呀……
不巧的是韩文清去s市出差了,不然以韩文清的本事应该能镇住叶秋,起码能让他乖乖听话。
叶秋在这当然不可能整天闲的没事干,张新杰也怕他无聊,所以其实像张新杰这样从未出入过游戏店杂志店的的工作狂,也为了叶秋破例离开了岗位。
张新杰想:如果有一天让他逮着叶修,他一定好好连着叶秋的份教训他。
而叶秋想:如果有一天让他逮着叶修,他一定要把这个常年不回家,连他被抓的事都不知道的哥哥好好的揍一顿。

就在张新杰和叶秋在ccg里对视互看时,叶修一行喰种也到达了s市,见到了李华。
“叶神,叶神!我在这!”
“唉呦,楚云秀让你来接我们啊。来来来,这是喻特等,把他也带回去啊,没准以后对咱们有用。”
“唉你们怎么把喻特给搞定了?喂喂喂,我说他还没死吧。”
“没事没事,你放心吧,不然我们带着他这么个累缀干嘛?说起来黄少你这一手刀也是够重的,居然到现在都还没醒。”
大孙这车的车牌号肯定已经被各市ccg通缉,没得用了,只好换辆车。这不,李华给他们准备好了一辆新车,够大,而且还是趁着夜色刚从别人家里“借”来的。
王杰希是知道规矩的,这车也不能留下来当破绽,以其把车放在这等他们来调监控查他们的行踪,还不如赶紧毁了。
油被一下一下子泼在车上,一个叶修平时抽烟的打火机,足以彻底摧毁这证据。
“行了,走吧,别让楚队等急了。”
“好好好。诶对了,苏妹子到了没啊,哎呀我好久没见他们了他们到了嘛?自上次ccg对我们进行大规模进攻之后就没见过了,这次一定要好好叙叙旧。”
车上的这几个除了喻文州,大概没有一个能逃得过黄少天的唠叨。
此时此刻,不知为何,王杰希总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喻文州则在昏迷中皱起了眉头。
而叶修却在一片文字泡中一边抽烟一边思考:苏沐橙是怎么得到叶秋的消息的,又是什么人将那张带有叶秋出事的纸条神不知鬼不觉地放于他的狱房内的呢?
这到底是有人在帮他们,还是有人在害他们。
妈(哔——),居然敢从哥心尖上抢人,看来哥这次不动动真本事是不行了!

“小周,关于带走叶神弟弟的人,我拜托雷霆调查了,发现是一个20岁左右的青年,但据戴妍琦说她入侵了ccg的情报网后并没有发现这个人的信息,似乎没有记录在案。”
s市的另外一头,少言的喰种俯视着自己巨大的喰场,腥红的双眼在废弃的大楼中闪烁。
江波涛的一番话也令周泽楷开始感到这事情似乎并不简单,他回忆着之前的过程,试图发现蛛丝马迹。
“……名字?”
及时的提问是有必要的,这样能让更多的正确信息填补疑问。
“孙翔。”
江波涛看着的只有周泽楷背对着他的身影,他看不到周泽楷一瞬间惊愕的表情。

♚这次多了那么一……点点(´▽`ʃƪ) ྉྉྉ
♚听说最近流行烧脑戏?兔子我烧了自己的脑袋写了一个,还差一点没写完看看今天能不能发า(°﹏°า )
♚叶秋出场了,开心吗?⊙ω⊙

【百鬼物语】风心已亡

风妖拂袖,如神护佑。风心已亡,无归之日。

我的神社曾经是个热闹非凡的地方,村里的人们时常来到这里向我祈求来年五谷丰登、风调雨顺,虽然我知道,我根本办不到那些。我似乎已该在那里住了很久了,也不知道是多少百年,我保障这个村子来风合调,至于五谷能否丰登,降雨能否顺心,我想,我应该管不了。
我能看见不断有人们进入到我的神社里,我坐在暗红的梁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同的人来这里,许下同样的愿意,即使我办不到,他们也没有放弃,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
这也是我愿意在这里守护他们的原因之一。
观察人类,这似乎是我在我的无聊日子里唯一能够消遣的事。
那一天,神社外的妖气浓重而陌生,我不知道那妖气是从哪来的。本着神明的职责,我从那梁上下来,决定去神社外看看情况。
我在意外平坦的山路上没走两步,看见一个小东西倒在路的中央,浑身散发着微弱的妖气。
妖怪?怎么会倒在这呢?我想。
血腥味扑鼻而来,却没我想得那样浓烈,但这一点淡淡的味道充斥着我的鼻腔,我能感觉到这腥味中有恐惧的味道。
原本如此,受伤了。
她在害怕吗?可是在害怕什么呢?我想,应该是离这不远的“那些东西”吧。
噬妖的魍魉吗?难怪妖气那么浓重,我觉得这附近可不该有这些东西。我不喜欢在我的神社附近看见这些鬼东西。
有我在他们似乎不敢靠近,我将他们赶跑了,也算是救了这个小妖怪。
把她丢在这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临死的妖怪随时都会堕化,不管她是到山下的村子去乱杀人还是被阴阳师抓住都是很麻烦的事。所以我将她带回到神社中,既然来到这座山上,那么也是我要保护的对象。
她身后的那条路,到处是积水,变得有些泥泞。我不太愿意把她身下那个青蛙模样的贝壳抬回去,那实在是很重。但龙会帮她搬。
看她这副模样,我想,她应该是从海里来的妖怪吧。蓝色的盘发,蓝色的衣装,蓝色的鱼尾,还有那巨大的贝壳。
可这附近没有海,甚至几座山外也没有,她是怎么到这来的?我不太明白,一个从出生起便生活在海里的妖怪,是什么让她愿意离开那片碧蓝的汪洋大海,千行万里来到这的?
她的腹部有一个伤口,所幸不是特别深,但也很严重,我去找桃花林的女妖,请她帮忙。
“风神大人居然会救一只弱小的妖怪,这其中可有什么原因?”她坐于树干,邪魅一笑,看似天真无邪,却蛊惑人心,怕是生性如此。
“好奇罢了。”是的,我很好奇。
即使是神明,我对世间万物仍有诸多不解,我一直在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许多年来,我没有从人类身上找到什么,我希望那些妖怪能让我明白一些事。
她听到这话,先是一愣,但很便恢复了刚才的表情:“…难得有什么事能提起风神大人的兴趣,既然如此,请带路吧。”
那小妖怪好了,好得挺快,多亏了桃花。
她坐在贝壳中,那贝壳便开始到处蹦哒。每蹦哒一下,地上就会留下一块积水,那滩水泛着萤光,充满妖气。她先是好好观察了她醒来的这个地方,东张西望在神社里蹦哒了一圈,直到地上全是水,这才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不喜欢水,真的。
“你好,请问…是你救了我吗?”她这样问。
“是的,我刚巧遇见了你。”我承认这说话方式可能不太对,但我真的太久没跟别人说过话了,我一直是这个口气。
“谢谢!太谢谢您了救命大恩人!我是椒图,您是这里的大妖怪吗?您叫什么?”她很兴奋,至少看上去让我这样觉得。
“我不是妖怪,他们都叫我风神。”
“呵!神明大人!太感谢您了,真想不到您会救我这样的妖怪,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谢谢您,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神明大人?”
“你不用这样叫我,你是妖怪,妖怪并不信仰神明不是吗?”
“您在说什么啊神明大人,我是说,在妖怪中也有不少是信仰着神明的啊,例如我。”
原本是这样,也有妖怪认为我可依靠吗?我的责任不止是保护人类吗?可我想不明白,妖怪都很强大,甚至有的强得连神明都打不过。
为什么要信仰神明呢?妖怪可以依靠自己努力变得强大,而神明不行,神明的力量很平稳基本不会有什么变动。
为什么呢?
“请把水弄干净,好吗?”

『那之后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还算不错吧,有个妖帮我干一些杂活,还有妖偶尔在我耳边念叨。』
『看起来有椒图在汝还挺开心?』
『算是吧。她告诉我她曾经住在深海中,她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有一天,她被一个人类带到了陆地上,她见到了许多,人类的玩具,人类的那些胭脂水粉,她把那个人类当作主人,可是那个人类后来死了,你知道人的生老病死是多么的正常,不过她认为主人是因为她太贪玩了而抛弃了她,于是她开始到处寻找新的主人,好让她留在陆地上。』
『哇哦,那她可真够执着的。可是她后来走了是吗?继续找她的新主人。』
『是的。』
『吾记得汝曾是个冷淡的神明,不过现在的汝似乎改变了不少,变温柔了?』
『谁知道……』
『在她走之前发生了什么?』
『你倒是清楚。』

雨在一直下,明明早已该过了雨季,但这雨势一直不减返增。
“风神大人,我有很不好的预感呀。”
“啊……”
我大概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不好的预感,如果雨下个不停,山上的河流会漫出岸,水不会向上只会向下,那样山下的村子该糟蹋了。
可我又干不了什么,我是风神,又不是雨神水神,我不可能让雨停下来。
荒川之主那家伙,打算毁了那村子?
“所以呢?”
“哎?风神大人您不是这里的守护神吗?这个时候不应该帮帮山下的村民吗?再这样下去他们全都死定了吧。”
“……椒图,你应该很清楚的知道,我只是个风神,这雨下不下与我无关,而且……”
我还在说话,神社的门却被打开了,这么大的雨,我还真没想到会有人来这。更让我意外的是,进来的居然是个小孩子。
这孩子,也是山下的村民吧,怎么一个人到这来?真奇怪,是为了什么事呢?
“啊……雨真大啊。”
是个小男孩啊。
“听母亲说这里住着神明大人……神明大人,雨越下越大,田里的庄稼已该被淹死了,再这样下去大水会把我们的村子全部淹没的。神明大人,我希望您能救救我们。”
他跪在方席上,双手合十,看上去十分虔诚,他的眼中闪着我从未见过的光,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想我对人类的了解还不够透彻,他看上去有些兴奋,但也有些焦急,原来人类有时候会同时表现出两种矛盾情绪吗?
“大人们都说现在山路危险,不让我来神社,不过我还是偷偷跑上山来了,神明大人。”
这的确不是个好主意。
“神明大人,这是我偷偷藏起来的个窝窝,都给您了,希望您可以保佑我们的村子。”
顺后他磕了三个头,还好好地闭上神社的门,戴上斗笠穿上蓑衣离开了。
我不知道我现在心里的这种感觉是什么,我居然开始担忧,以往我可不会这么想。
“风神大人,那个人类小孩和他们的村子好可怜哦,您真的不敢帮帮他们吗?”
因为椒图吗?自从她来到神社,我觉得我变得忧愁善感,剩了调合风,我还会关心其他的东西。椒图对我很好,她会因为我而难过,因为我而开心,我是被她感染了吗?我能感到我在改变,有时胸口会暖暖的,会很开心。
我挺喜欢这样的。

『那个时候,发现自己变得温柔,更清晰地感受到人类的感情了?』
『算是吧。』
『很有趣,对吗?』
『是的,觉得…那些人类大概需要我。』
『风神大人,为那些人类被荒川之主要走了只眼睛的滋味,可还好受?』
『…你不该多问的。』
『哦别生气嘛连,在下不过是好奇心重,别露出那表情,这可有点吓人了。』
『你又不是人。』
『汝还真是不会开玩笑,不过无妨,汝别动气最好,这样吾才有故事听。』
『……我不会生你气的,之后的事情使妖界撼动,我就不用多说了吧。』
『哦当然没问题,那椒图呢?』
『她很好,但她必须得走,我要想救那些村民她就不能留下,无论是神还是妖怪都是自私的,我救了那些村民,荒川之主如果知道我这里有能纵水的妖怪,那么他定会同椒图起纷争,那是她便必死无疑。』
『……真是温柔那,风神大人,如今汝这里,更是成为那些弱小妖怪的庇护所了呢。在那之后还有见过椒图吗?』
『…没有,我利用大水将她送走了,她再没有回来过。我还记得她当时什么满脸泪痕的离开,哭着说一定会回来找我呢…』
『哎呀呀,真是可惜呢。』
『你……一定知道什么吧。』
『哦呀哦呀,别这样问嘛,就算吾真知道什么,那也不知是不是事实呀。』
『罢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想必她也过得很好吧…』
『啊……但愿如此……』
月下,一粉一青两个身影,坐于树下饮酒,他们暂时无事可干,闲聊着过去的往事。
他们聊着无法回去的过往,清酒中落下的花瓣诉说的时间流逝,然而百年来他们样貌却从未改变,时间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消遣。
『啊啦,故事结束了呢,作为报达,吾也同汝讲一个故事如何?』
『一个有趣的往事吗?』
『那么,这个故事怎么样?』

【全职高手】all翔暗黑50题

25.落血(韩翔)
什涂29年,狱都受到人雒的全面进攻,一时间死伤无数。

韩文清作为将狱司长之一,冲锋显阵而后常常受不时程度的伤,作为他的医生的张新杰感到很烦恼。
“狱司长大人,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保证你一定会死在战场上的。”
“……知道了。”
韩文清并不是自己想受伤的。
人雒那边,有一个名叫孙翔的杀人犯,由于罪行太重死后到了狱都,成为了一名人雒,人雒作为一种不老不死的怪物,生活在狱都的边境,不能转世,原本一直安分守己,这次的进攻也不知其因。
孙翔脾气不太好,原本他一直在边境好好呆着,这次的进攻使得他不得不上战场,不得不天天去打杀,他虽然喜欢鲜血从脖子里跑出来的声音却很讨厌这样天天打。
好吧,其实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韩文清。
韩文清真的是特别爱找孙翔的麻烦,每次被周泽楷派上他都能遇到韩文清。
这就是缘。
韩文清第一次见到孙翔的时候,觉得孙翔粘满鲜的脸很……帅气?大概吧,总之孙翔就是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但孙翔是人雒,杀了不少狱都居民,韩文清没有一次手下留情的。
这就是怨。
缘多了,他们能产生感情。但怨多了,他们就开始仇视彼此。
这就是为什么韩文清的刀现在插在孙翔的心脏里。
血顺着刀锋的落一点点都落到地上。孙翔不觉得痛,他早就已该感觉不到了。
“嗯…韩文清,这次…总算是……了断了。”
“……”
“龟儿子,哭你个头啊……杀了人雒的大将你可是…立头功了。”
“……”
“md…老子快死了,都没哭……你一个大老爷们…能不能,淡定点。”
孙翔一直在和韩文清说话,血一直在往下落,直到最后没了声音。
他死了,永远不会拿着手术刀站在战场上了。
血和泪一起落在地上,融在一样,没有谁知道有谁曾在那片血泊中落泪。

什涂37年,狱都与人雒的战争结束,狱都方面取全体胜利,至此之后的的300年,人雒再没有挑起战争。
“我叫孙杨羽,是个杀人犯哦。”
“狱司长寒文黥(qing)前来报到。”

♚快放假了,准备回归一段时间。
♚今天拉肚子难受死了,上学好累啊!!!

【全职高手】all翔暗黑50题

9.迷失(黄翔)
“你晓得你要付出什么样代价嘛?”
叶修居高临下的看着已经失去一半法力了的孙翔。
“失去自己的名字,你就再也不能转世了,而且他也不会记得你了。”
“如果他真的死了,我也活不长了,他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由于黄少天的灵亡,孙翔不得不来找叶修让他把黄少天的灵魂找回来。
“你可别忘了黄少天是怎么灵亡的,逆天而行必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是啊,所以我很快失去了我最爱的两个秋天…我爱他们,但却再也来不及了……”
我希望,你不要后悔。

黄少天的灵魂很快被叶修找了回来,但如叶修所说,他已经不记得孙翔了。
孙翔失去了自己的名字,很多人发现他们认识孙翔,却不知道他叫什么。
孙翔自己都快不记得了。
“没事,只要黄少天还活着就好。”
他看着远处黄少天灿烂的笑脸,心里一阵暖意,却又倍感失落。

当一个人被世界遗忘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死亡。

黄少天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他现在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总觉得我好像忘记了某个很重要的人,但我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忘了谁,也没有人知道。
事实证明,黄少天并没有看上去的那样的开朗,他很快陷入了自己的迷惑之中。
这种迷惑就像一个迷宫,只有开头和结尾是直航,其于的都充满迷雾的海域。
找不到唯一的灯塔,就永远别想离开这。

这会造成什么?抑郁症、精神衰弱、妄想泛滥、恐慌甚至是语言障碍。
当一个人遇上这种病态太久之后会怎么样?
依旧只有死亡一个结局。
救人之心,终究还是害了别人。

有些事,不是你想,就能够办到了,当你做错一件事的时候,你也许需要去做错更多的事来弥补它,直至消亡,或许你会后悔,嘲笑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天真和可笑……

【全职高手】all翔暗黑50题

23.圣女与魔女(乐翔)
张佳乐他们村子边上教堂里有一个神父和一个修女。
神父叫孙翔,修女叫苏沐橙。
听说苏沐橙是北方来的圣女,为了逃离婚约跟她的交好逃了出来,也就是那个国家教主之一孙翔,为了让苏沐橙逃出来孙翔费了很大的劲串通了骑士长叶修、魔法师王杰希、疗灵长张新杰等一系列人物,受皇子苏沐秋的委托带着苏沐橙来到了这个村子里。
他们不能进村子,只好呆在个教堂里。
村子里的人从此就不敢靠近教堂了,但张佳乐是个最大的例外。
“孙翔,我们村里头的神婆为什么会不让你们进村里住呀。”
“神婆说,我和她是不祥的存在。”
“怎么会?苏沐橙她那么漂亮。”
“怎么?你喜欢她?”
“不不不怎么可能呀,孙翔你真是的。”
张佳乐,你决对不可以喜欢上苏沐橙。
孙翔,我喜欢的人是你。

可惜,你喜欢的他,不是人类。

五年后的某一天,苏沐橙约了张佳乐见面。
借着孙翔不在的时候。
“苏沐橙,你找我有什么事?”
“哎张佳乐,你是不是喜欢孙翔。喜欢孙翔的话,他不会同意的。”
张佳乐觉得那天的苏沐橙很不对劲,不仅不再像以前那样温柔,似乎还带着一丝邪恶。
她阳光的笑脸上,眼睛闪着紫色的光,张佳乐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下一秒,利爪便穿透了他白腹部。
“我也不会,哥哥也不会同意的。”
“所以,你必须死。”
苏沐橙长出了犄角和铠甲一样皮肤,紫晶色的翅膀和长长的尾巴。
是龙??!!
“沐橙,你又擅做决定了。”
张佳乐的身后,孙翔独坐在半空中,靠着他那对强有力的翅膀。
他一扇翅膀降落在地,站在了张佳乐的血泊中,孙翔轻轻地“啧”了一声。
“真讨厌,鞋都弄脏了,才刚买的啊……”
“我早就说过吧,你不能喜欢上苏沐橙。”
要是让沐秋知道了,有人类喜欢上了我们,我为一定会死的很惨的。
所以,只好麻烦你去死了。
“孙翔,可我……喜欢你啊……”
“哦,忘了说了,我也不行,如果周泽楷知道了你还是要死的,还有一件事就告诉你吧,我们之所以要逃出来,是因为苏沐橙是龙族千年难遇的魔女。”
“那么,再见了。”
张佳乐,我喜欢你,可惜那不可能。

“啊啊,又要去别的村子了。”
“所以说你不要那么急嘛。”

♚有点久没更了不好意思_(:_」∠)_
♚这七天更个七篇吧,嗯,也就是这样O_o

【全职高手】all翔暗黑50题

7.多重人格(江翔)
荣耀精神病医院是荣耀市最大的精神病医院,这里的医生都是从985、211等高等医学院校毕业的。
孙翔就是其中的一员。
他是江波涛的主治医生,每天负责要照顾江波涛,还要和他讲话。
一段时间后孙翔知道江波涛的多重人格分裂症到底会分成多少个人格了。
四个。
真不少呢!
由于每天江波涛见到的次数最多的人就是孙翔,他也只知道孙翔的名字,江波涛似乎将孙翔作为了人格的主要发泄对像。
例如将波涛的第三个人格,是个仇视所有医生的“亡者”,孙翔跟这个人格待在一起最危险,常常会受到他的攻击。
爱由于恨,孙翔或许不知道这一点。
但江波涛知道。
他每次攻击孙翔的时候,孙翔都不会还手,反而一次次的劝导他,长久以来孙翔也并没有对他抱有敌意和警惕感。
他对他很好。
江波涛的父母很早以前就死了,所以孙翔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
他怎么能伤害这个世界上唯一还对他好的人呢?
“孙医生!你的病人吵着说要见你,你快点来一下吧!”
电话那头孙翔听到了江波涛的声音,于是匆忙地了赶到他的病房。
“你们都先去吧。”
江波涛看到孙翔之后平静了下来。
几乎在门被关上的一瞬间,孙翔瞪大了眼睛看着一把小小的手术刀就那么重重地插进了自己的胸口。
他想叫,叫不出声来。
他倒在地上,看着江波涛捂住他的嘴。
“孙医生,”
“我喜欢你,”
“我爱你,”
“我恨你!”
他听着四个人格这么说着,缓缓闭上了双眼。
他弯下腰,听着手指关节发出的咯哒声音,向亡者索取一个吻。

神经病都是疯子?不!他们所展现的,往往是赤裸裸的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