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兔子

_(:з」∠)_

【凹凸】记一次骰输

〓可恶……我简直是有毒而且还是虚心接受死性不改,又一次骰输(눈_눈)
〓那么现在是暴露歌单的时候了
〓群里随意抽的10首
〓有段子有文,还有梗
1.monster/嘉瑞
if i told you what i was,would you turn your back on me?
and if i seem dangerous ,would you be scared?

很长一段时间,那片土地被血染成了焦红色,早已发黑的白骨被血土覆盖,数不尽的废墟尘埃像蜂胶般的,一层一层粘附在大地之上,虚掩着罪恶曾经存在的证明。
嘉德罗斯是被派来视察的,超能研究所的所长似乎在这片什么都没剩下的不毛之地找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
是一个人。
是的,一个人,暂时也无法用其他词形容,男人女人?不知道,看起来两者的不是,他看上去年龄不大顶多是个17岁的人。
就目前所知的关于这个孩子的信息,似乎只有在保护他的容器旁的那本日记本。
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这么久以来,这本日记本居然还没有被战火破坏掉。
“上面说了什么?”
“嗯……这本日记来自一位科学家,哦,他有一对小孩,不过这两个孩子似乎被摩尔玛战争波及到了,姐姐丢了左臂和左小腿,肝脏破裂,左眼眼角膜脱落,右眼眼球完全脱离脸部神经,额叶严重受损,还有弟弟,没了右下臂,右腿神经坏死,一颗被爆炸冲击的石子差点打爆了他的心脏,哦,这两个孩子几乎不可能活下来了。”
“……说下去。”
“嗯……姐姐今年21岁,弟弟才17岁,哦姐姐还是个上尉,格洛希上尉,弟弟叫格瑞,他们的父亲似乎不想抛弃这两个孩子,但是孩子们都活不长了,这位伟大的父亲决定将两姐弟完好的器官拼凑起来,这手术虽然有先例但还没有人成功过,哦,啊哈哈哈哈,真是不可思议,到底是怎么成功的呢?真想把这孩子解剖来看看啊。”
嘉德罗斯听到那最后几个字后,不知是什么样的情绪在心里油然而生,烦躁?还是愤怒?
他狠狠地瞪着超能研究所的所长,来自圣空星王者的气场不自觉地就释放出来,但只有一瞬间的,因为嘉德罗斯很快明白过来自己在干什么,他不该这么冲动的。
毕竟这与他无关不是吗?尽管那一瞬间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是比想象中的还要漫长。
“哦,真是抱歉,嘉德罗斯中将大人,在下太激动了,毕竟你知道的,我们超能研究所对于人体的拼接非常感兴趣,只可惜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成功过。”
“摩尔玛战争?”
“对,就是有您参与的那个小型局部战争。”
“那这个……”
嘉德罗斯靠近那个还在莹莹微光的容器,里面的气泡不断反射出七彩的弱光,照在水中更显惨白的人脸上,灰银色的短发时而撞上水泡被轻轻弹开,他的手和眼皮都时不时地颤抖着,但这些都掩盖不了他满身的缝合伤口和针筒插管。
奄奄一息,却又生机勃勃。
“算女生还是男生?”
“嗯……这要看他的大脑海马区与大脑皮层用的是姐姐和弟弟的了,不过姐姐的双眼受损会影响到脸部和脑部的神经,大脑应该是用弟弟的吧。”
这个人……也许和其他的渣渣不一样,和我一样是经过改造的人吗……
嘉德罗斯嘴角微微勾起,这个人给他不一样的感觉,虽然他在水中毫无生机,但似乎给嘉德罗斯那颗平淡而又冰冷的心带来了一丝丝的阳光,这就是遇到同一类人而感到的激动心情吗?
他不知道,不过嘉德罗斯打定了主意。
“渣渣,把他弄醒,然后我要带他走。”
“这……丹尼尔大人的意……”
很明显,这位所长大人有些不知好歹,大罗神通棍很快离他的鼻尖近在咫尺,甩出武器时带来的风和异场甚至影响到了周围的器械,电子嘶哑的咆哮着,灯也忽闪忽闪的。
“我的话,我不希望说第二次!”
“哦,当然当然,嘉德罗斯大人,在下马上就去办。”
之后就很顺其自然的,嘉德罗斯先斩后奏之后的带走了格瑞,丹尼尔也在之后和嘉德罗斯通话,他得到了格瑞的监督权。
格瑞的记忆缺失有点严重,除了姐姐和父亲其他都不太清楚了,不过他似乎继承了姐姐的打斗天赋,他学得很快,不久连雷德和蒙特祖玛都斗不过他了。
他是个天才,学什么都很会,知识对他来说比打斗容易多了,尤其是历史。
格瑞对嘉德罗斯很尊敬,但每次嘉德罗斯靠近他的时候,格瑞都觉得感觉不是很好。
也许是他身体里的姐姐在排斥嘉德罗斯吧。
“格瑞,如果我告诉你我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你会背叛我吗?
如果我看起来很危险,你会害怕吗?”
“不,嘉德罗斯……
大人,我不会的。”
真的吗?也许吧。可我是一个怪物。那又怎么样,我不也是吗?
宇宙的另一头,超能研究所的实验室里。
“这样真的好吗?所长大人。”
“那又怎么样,如果让格瑞知道那场摩尔玛战争嘉德罗斯大人杀死的那名上尉就是格洛希,就算很有趣,那下场你自己就想想吧,啊,啊哈哈哈哈哈。”
2.my songs knom what you did in the dark light/嘉瑞
that you're the antidote to everything except for me,a constellation of tears on your lashes。
burn everything you love then burn the ashes,in the end everything collides。

凹凸大赛的决战,果然还是嘉德罗斯和格瑞留到了最后。
“格瑞,最后一战了,那些渣渣都死了,决胜负吧!”
“嘉德罗斯……”
不可避免地,他们打了很久,许多的建筑都被毁掉了,尘土四处飞扬,绿植齐齐应声倒地,天昏地暗不见天日。
“哈哈哈哈哈哈哈!格瑞!这可真是痛快的一战啊!”
格瑞自然不会太多理会嘉德罗斯,他专心于战斗,金死后格瑞就不太和别人交流了。
意料之外地,格瑞赢了。
当格瑞用烈斩把嘉德罗斯的胸膛贯穿的时候,连格瑞自己都登大了眼睛。
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嘉德罗斯明明可以躲过这一击的。
“……为什么不躲开?”
嘉德罗斯倒在格瑞的面前,鲜血顺着缝隙流到土地之下,然后他满嘴含着血,对格瑞说道:“哈哈哈,格瑞……死在你手下,也不错……”
“嘉德罗斯……你明明可以……”
“我……可以轻易毁灭万物,但我对你没辙……我可能……毁了我珍爱的一切,但我希望你能活下去……”
“你明知道……”那是不可原谅的。
“哈哈哈哈,格瑞,咳咳,真是……遗憾啊……”他说着说着,有液体从他眼眶边流了出来,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泪还是血。
“格瑞……我爱你……”
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他自己听还是说给格瑞听,嘉德罗斯很满足的弯着嘴角,闭上了眼,渐渐消失留下一个元力。
“啊……”
格瑞站在原地,眼泪还是流了出来,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太久没感受过这种感情,他不知道这温热的液体从他眼里流出是为了什么,他明明如此的恨嘉德罗斯……
“啊……我也是……”
我是,如此的爱你,我现在才知道……
嘉德罗斯还记得那个午后,一道光闯入了他的生活,走进他的世界,从此他再也不想离开那种感觉,他希望那道光永远留在他的身边,不要离开。
后来雷德告诉他,那就是爱啊……
3.疑心暗鬼/雷瑞
世界(せかい)がmake,アレもコレもfake。
终(お)わりない生(せい),coz we could play the game。

“格瑞,我们今天一起回家吧,姐姐做了很多好吃的。”
格瑞一个人站在小学教学楼门口,今天下雨,索性金早有准备,带了两把伞。
“金,你今天先回去吧,有人来接我。”
“啊?有人接……那好吧,那我先走咯,紫堂!等等我!”
金走了,但他在校门口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带帽卫衣的男人,他手拿一把黑色雨伞,看起来像是在等着谁。
“真奇怪,接人不应该到里面去接吗?”
“金!快点!不然不等你咯!”
“啊!凯莉,紫堂,等等我!”金自然不会多想,很快追上了凯莉和紫堂幻。
格瑞最后就站在原地等着,等那个会来接他的人,渐渐地,其他学生都走光了,天也暗下来,格瑞脚边停雨了,他抬头,看见那人撑着黑色雨伞站在他面前。
“晚上好,想什么呢?回家了。”
“好的,晚上好,
杀人魔先生。”
雷狮很熟练地给格瑞穿上恐龙雨衣,牵着格瑞的小手,带他上了帕洛斯的小轿车,“帕洛斯,我们回去了。”
“好的老大。”
格瑞不情不愿的上了帕罗斯的车。一个月以前,雷狮闯入格瑞的家,杀死了格瑞的继父母,格瑞住在阁楼,当他听说声响下楼时,只看见坐在尸体上满身是血的雷狮。
“what are you doing?”
“i'm killing people。”
“why?”
“because what do I want to do。”
“ok,i think that's fine。”
雷狮走近手上还拿着水果刀的格瑞,看到他毫不害怕的样子,倒也来了兴趣。
但他也注意到了格瑞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的细数伤口。
“怎么,你不怕我?”
“我为什么非要怕,你帮了我。”
“什么?”
后来雷狮知道,格瑞的父母早就死了,这两个人只是格瑞的养父母,他们长期虐待格瑞。从小在杀手家长大的格瑞其实早就想给这两个狗东西办后事了。
雷狮这下,倒也顺了他的心意。
“哈哈哈,有趣,小鬼,来玩个游戏吧。”
“现在这个世界其实都是人造的,你现在经历的和你过去经历的事其实都是虚构的,因此在你暂时无止境的生命里,我希望这个游戏让你的生活变得有趣。”
“我是雷狮海盗团的老大,去告诉那些警察这些都是谁干的,然后在福利院等我。”
“凭什么?”
“凭你不答应我马上就杀了你,难道你以为你一个小鬼打的过我吗?嗯?”
雷狮象征性的舔了舔自己的匕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格瑞。
“……好吧……”
格瑞最终妥协了,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自不量力到那种地步,在这种情况下,活下去才是唯一的道理。
可恶,我早晚要杀了这个家伙……
臭小鬼,成天摆一张臭脸,以后长大了不还成个面瘫。
“来尽力杀了我吧,格瑞,在你20岁之前。”
如果失败了也没关系,就来当我老婆吧。
4.look what you mafe me do/雷瑞
i got a list of names and your is in red underlined。
icheck it once then i check it twice ooh。
武力高强叛逆皇子雷x从小吃砒霜长大试毒师瑞x蛊族毒师魔女刺客莉
格瑞是雷狮的专职试毒师,凯莉是宫中的待女,但由于雷狮是杀死格瑞一家的罪魁祸首,凯莉是一名刺客,救过格瑞的凯莉在经过同意后每天都在格瑞的饭中加入了不致命量的砒霜,之后直到雷狮不再怀疑格瑞,凯莉作为待女在一次皇宫聚会中准备毒杀雷狮,格瑞在试毒之后没有任何问题,但雷狮就没办法对慢性毒物免疫,在和雷狮告别后,格瑞和凯莉离开了皇宫,在人们发现雷狮的时候他们已经逃远了……
“我手里有一长串黑名单,恭喜你最先被我划了红线。”
我翻了翻你的名字,又在三确认面前的你是否是那样残忍的你,不过这都无所谓,为了能杀你,错杀了几个又有何妨呢?
5.i just wanna run/嘉瑞雷瑞金瑞
i'm sick of feeling cheap,cheated and abused。
sick of losing sleep,thinking about you。
我受够了被廉价对待,被欺骗,被虐待。
受够了彻夜失眠,一直想着你。

嘉德罗斯:哨兵/白狮
安迷修:哨兵/蓝马羚
雷狮:哨兵/草原狼
格瑞:向导/渔猫/虎鲨
帕洛斯:哨兵/眼镜王蛇
佩利:哨兵/边境牧羊犬
卡米尔:哨兵/小浣熊
金:哨兵/廓耳狐
秋:哨兵/红狐狸
艾比:向导/笑鸮
埃米:向导/金刚鹦鹉
蒙特祖玛:哨兵/北极狼
雷德:向导/柴犬
凯莉:哨兵/猫狐
紫堂幻:向导/龙猫
近神耀:向导/乌鸦
安莉洁:哨兵/食猴鹰
银爵:哨兵/蝙蝠
丹尼尔:哨兵/猞猁
以综合成绩第二毕业的格瑞患有人格分裂症,拥有两个精神体,一直被丹尼尔在塔内作为科研人员保护起来,而格瑞的精神长久以来一直不明原因的十分衰弱,为了调整格瑞的状态,丹尼尔就派了格瑞、金、紫堂幻和凯莉到前线去作技术和作战支援……
其他还有卡埃、安艾、耀柠、凯紫、帕佩

〓终于写完……先发5个……10个太多了好累哦,脑细胞都死光了(눈_눈)
〓也不知道写那么详细干嘛,梗也写得我要累死了
〓再也不敢骰了……/绝望的眼神.jap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