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兔子

_(:з」∠)_

a5.【雷瑞】凑合

〓安雷和嘉瑞前提的雷瑞,不知道什么鬼(ಥ_ಥ)
〓写不完了强行结尾,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ಥ_ಥ)

格瑞星期五醒来的时候,穿戴整齐的雷狮在笑眯眯的看着他,然后他把手直接伸进了格瑞的被窝里。
格瑞,给我钱。
格瑞困得不行,用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嘟囔了一句。什么钱……
雷狮还带着水露的手摸到了格瑞的腋下,把他从被窝里捞了出来,格瑞很瘦,没什么量,好在还没到皮包骨的地步,削瘦只是把他的气质刻得更加锋利,那双眼睛瞪人的时候就好似尖刀在眉。
杀死一切,保护自己,拒人于千里之外。
但在雷狮眼里很好看。
他觉得格瑞是野石中的彩钻,就该骄傲一世,闪闪发光,成为众人的焦点,而不是像这样折磨自己。
格瑞的睫毛动了动,推开雷狮就扑到床头边对着床头柜一阵乱摸,泛白的手指一下碰掉了柜上的药瓶子。
雷狮看格瑞的样子有点好笑,又把他捞了起来环在自己怀里。给。说着把格瑞的钱包摆在他眼前摇了摇,像格瑞这种一丝不苟的人当然是不会把钱包反正床头,这是雷狮在他的上衣口袋里找到的。
似乎有些不满雷狮乱动自己的东西,格瑞大概是有点清醒了,一下子就抢过钱包。你一个晚上多少钱?
你觉得我能值多少?
……我要吃牛肉。
格瑞干脆把钱包一扔整个人摔进雷狮的怀里,过于瘦的身体搁得雷狮有点疼,但他不建议抱着这副温热而纤弱的身体。
不你不能吃牛肉,记得吗?最好是清淡一点的食物,对吧,要不要吃鱼?
全麦面包更好一点。
你不能总吃那种没营养的东西,你已经够瘦了,再瘦下去就不好看了。
……你可以不看。

雷狮回来的时候格瑞有点不高兴的靠在自家门廊上。
他在微信里说雷狮没带钥匙回来又迟耽误了他上班的时间。好在格瑞是老板。
为什么这么迟。市场就在不远。
我和老板说,让他把鱼弄干净点,削薄一点,我老婆吃的不高兴,要打我的。
格瑞知道雷狮又在讲鬼话了,便没有回他,他看雷狮嬉皮笑脸的进了厨房,手里除了鱼还买了水果和肉。大概是雷狮受不了他的冰箱里只有葡萄糖和面包吧。
格瑞看着雷狮的背影,觉得雷狮看上去气色应该不错,吃了十年牢饭没胖也没瘦,但已经不是以前那套连帽衫了,他带了一条白围巾,曾经头上的头巾不知所踪。
干脆今天就不上班了。格瑞想。反正没人能扣他的工资。
格瑞想上楼去换掉工作服,在家这么一本正经令他很不舒服。
格瑞。
雷狮叫他,再等他转过身的时候带着黑眼圈的紫瞳满是困惑。
我刚刚碰到安迷修了。
意料之中的沉默,等雷狮再想开口的时候,他听到格瑞说。
那你要走了吗?
什么。雷狮没想到格瑞会这么想,因为在他看来格瑞根本不需要他。
但他也注意到了,格瑞的孤僻,不是一点点,是非常,甚至到了极点,他住的地方周围都是竹子,他是公司的头,不去上班也没人在意,他也没有朋友亲戚,也没有会来家里打扫的人。
就算有一天格瑞消失了也没人会注意到。
雷狮从没想过格瑞会以这种形式保护自己。
格瑞站在原地,阳光在他跟前,但他不肯前进一步,把自己埋在阴影中。
不。
我对他说“不好意思,安迷修先生,我现在移情别恋了,格瑞还等着我回去做鱼给他吃,拜托看在骑士道的份上,你就行行好别挡道,让我回去吧。”
他让你走?
难道他要在鱼市上挡着我?
……雷狮,你变了。
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表情,那么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
……
雷狮自在的靠着厨柜上,闭着眼等待下文。几乎瞬间,一个柔软的东西打在他的脸上,他伸手去抓,是格瑞的头巾。
以后别在说那种话了。
格瑞消失在雷狮的视线中,雷狮愣了一下,把头巾贴近自己的脸上蹭了蹭。
上面还有格瑞的温度和味道。

雷狮出狱的时候,是格瑞去接的他。
是的,雷狮虽然算不上是举目无亲,但卡米尔没有消息,帕洛斯和佩利出国后也没了音讯,想安迷修来是更不可能的。
但雷狮万万没想到来接他的会是格瑞。那天没下雨也没有太阳,让雷狮觉得很讨厌。
喂,给我一支烟。
我不抽烟。
好吧。说着雷狮踢了一脚格瑞的车,坐上了副驾驶。你怎么来接我?
格瑞和雷狮是初中时认识的,他们度过了愉快的一段时间,雷狮在那个时候就知道格瑞是个美人,但他也是把钢刀,如果他受伤了,他就会不顾一切塑起刀山来保护自己。
像个刺猬。
除了我,难道还有人会来?
是个实话……
他们都心知肚明,如果是这世上自己还剩下什么可以交心的人,大概就是彼此了。
雷狮被安迷修亲自送进了牢子里,嘉德罗斯也把格瑞撇下了。
我可以住在你家吗?
不然你有地方住?
监狱离格瑞的家并不远,十来分钟的路程,格瑞和嘉德罗斯分手后就一个人住,雷狮是知道的,他们两个不一样,但又太一样了,导致他们看对方就像在看自己。
他们同病相怜。所以雷狮不建议照顾格瑞。
雷狮跟着格瑞进了房子,格瑞的家里很简单,黑白格调,意外的有很多绿色植物。
啊,有一盆芦荟。
雷狮从后面抱住格瑞,调笑道。格瑞,你家是有够简单的啊。
我一个人住,而且三天两头饿死自己,你能看到这些植物已经幸运了。
格瑞不耐烦的推开雷狮,走到冰箱前,从里面拉出一瓶葡萄糖,快到午饭时间了。自己家里没什么正常人吃的东西,刚刚去接雷狮之前他去公司旁买了给蛋糕和饮料。
所以……
雷狮把洒满巧克力粉的奶油蛋糕块塞进嘴里,又喝了一口汽水,看着眼前吃全麦面包和葡萄糖水的格瑞,觉得他们的画风都不是一个世界的。
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蛋糕太甜了点,而且很冰。
创伤后精神性近食障碍,伴随轻微抑郁症。
……简单点?
厌食症。
哇哦,格瑞,你连病都怎么听起来这么柔弱,那现在怎么样了?
你不乐意可以出去,还有你有见过这病能治好的吗?
格瑞拿叉指着雷狮的鼻子,眉头皱了一下。
雷狮明显一愣,随后移开了那把叉,然后用自己的那把叉切了一块蛋糕。
好了好了,这不重要,以后我帮你调理,说说我住哪间屋吧,难道你和我一起睡吗?
只有你不介意,我无所谓。
你帮我调理?你打算一直住着啊?
可怜可怜我呗,我会给你做饭,还会做家务,还可以暖床哦。
……不用了……
你在安迷修那里的时候学了这么多东西吗?
如果你吃了我这些东西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
说着格瑞咬了一口自己的面包,雷狮看到毫无卖相的面包上面还有屈指可数的葡萄干就觉得没胃口,那咬下去,感觉真是味如嚼蜡。
雷狮以前知道过厌食症,如果吃的太多就会演变成暴食症,但是一开始会全部吐出来,那一定不太好受。
厌食症患者每天能做的就是,
闭上嘴,少说话,增加睡眠时间补充体力。
你试着吃过其他什么东西吗?
……你不必那么关心我的,雷狮。
嘿格瑞!
格瑞抬起眼,看到雷狮骄傲的笑脸,紫罗兰一般的眼睛闪闪发光,宛如星辰。
很让人着迷,格瑞似乎一瞬间明白了安迷修看上雷狮的原因。
我喜欢你,在一起吧。
……什么。
格瑞的眼皮明显一跳,他也抬大大了眼睛看着雷狮,眼神中带着一丝难以置信。
我是说……
不。
可是……
等你和安迷修谈过了,再决定这件事吧,还有卡米尔,你应该要去找他吧。
说完格瑞收拾掉自己的餐具,把他们放进厨房里,随后就上楼了,只留下雷狮一个人独坐在那里。
格瑞的房子照不到很多的阳光,阴暗把雷狮笼罩在小小的空间里,一副剪影模样。
单个人的皮影戏,好像是有点孤独了。

格伦下午就出去工作了,雷狮只能一个人在他的房子里逛。
没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就是正常的一个成年男人住的房子,他和嘉德罗斯的相册,或者其他什么纪念品,应该都已经被他扔掉了。
摆在架子上的照片应该是他很久以前拍的。还有一张雷狮和他的合照。
真的很好看,雷狮从不对自己的眼睛说谎。
嘉德罗斯把他甩掉真是亏了。
格瑞就是这样一个人,对你不冷不热,他对你的爱从不会从嘴里说出里,但他会顺着你,记得每一个重要的节日,还会花上很长一段时间去精心挑件礼物。
格瑞和雷狮也算多年的朋友了,这些雷狮都知道。
不知道的人只有嘉德罗斯。
不过或许格瑞还留有怀念,他的桌子上还摆着一个水晶球。那好像是嘉德罗斯在和格瑞告白的时候送给他的。
可格瑞是真的对嘉德罗斯很好,他和格瑞这么多年朋友,他从没见过格瑞一个人这么上心过,即使是他那个青梅竹马也没有得到过那样的待遇。
可嘉德罗斯不领情。
雷狮知道,格瑞这种性格的人就是拿来宠的。你不够爱他,就别靠近他。
雷狮最后是被格瑞一巴掌打醒的,他说到晚上了,叫他起来吃晚餐。
晚餐可比午餐丰盛多了,看得出来格瑞给他准备过了,当然也不是什么大餐,在格瑞家里能看到他使用厨房也算是不可思议了。
一碗面,清汤的。加一个蛋。
如果你需要,冰箱里或许还有罐头之类的,可能。
哦没有,我下午看过了,里面只有你那难吃的面包和葡萄糖水。
格瑞的手很修长,很适合拿他现在他拿的那副刀叉。你有想过吗?去做模特,或者手模,你一定会大红的。
……我对我现在的工作很满意。
晚上我想和你睡。
好啊,我无所谓。
雷狮表示他是说真的,在牢里被关了十年,是个正常男人都有点生理需求,但格瑞好像并没明白他的意思,或者说,他把雷狮的话理解错了。
真的?你想在上面还是下面?
……我不认为我有那个精力。
行吧我明白了,那只能委屈总裁大人当我的老婆了。
……好吧我以为你在开玩笑的,雷狮,我说过了,你应该先……
格瑞。
我不会去找安迷修的,他求我我也不回去,说真的,我现在能笑着看他走向死亡。至于卡米尔,我出狱了他没联系我说明他没事,如果我没猜错他现在应该和佩利他们在一起,所以……
决定权在你。
格瑞看着雷狮,眼底满是平静。的确,这话说的没问题,他们现在已经是真正的自由了,不受任何人的限制,只要格瑞一声答应这事就算是结了。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的确是很合适。雷狮没有工作,需要格瑞所谓的工资。格瑞身体不好,也刚好需要雷狮的照顾。
我考虑一下吧。
好的。
说着,雷狮对他摇了摇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带着紫钻的戒指,脸上是已经得逞的笑。是雷狮下午在格瑞房间的抽屉里找到的。钻里闪着的光像极了格瑞的眼睛。
他准备送给嘉德罗斯的戒指。
雷狮不想戳格瑞的痛处,但是他觉得这与其说是送给嘉德罗斯的,倒不如更像他们俩的戒指。不过察言观色多年雷狮也发现了,格瑞的脸色并不好看。
嘛,别生气嘛,我会去找工作的,然后给你买一个更好更漂亮的。
……希望你说到做到……
格瑞是忍着温怒吃完这次晚餐的,尽管面无表情,但雷狮察觉得到。他被伤了一次,从此带上面具,喜怒无见。

他们就这样生活在一起,没有像情侣那样腻歪,他们更像是搭档一样对对方了如指掌。
可这日子也没过多久。
这是一次晚餐,格瑞明显感到奇怪的尴尬,但他也不打算开口说什么。
格瑞。
什么?
今天嘉德罗斯来找过你。
……是吗?他说什么?
他说啊,说想和你谈……
没什么好谈的。
雷狮话还没说完,格瑞就啪的一声把刀叉丢了出去,站起来又泄气一样的坐下,又说。那你怎么和他说?
我和他说“对不起,我家格瑞现在不接受别人的访谈,你要预约才行,不过我想格瑞应该会直接拒绝你的。”这样。
没错……
没事的格瑞。
格瑞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的,雷狮从没想到格瑞会有这么大反应,他握住格瑞的手,撮开后才发现里面全是汗。
没事,我是你这边的。
我虽然也不算是什么好鸟,但我真的不会离开你的。而且我还要靠你养我,是不是?我没工作。所以不要那么紧张啦。
……好……
雷狮得逞了。
他知道格瑞迟早会向他妥协的,因为他们是一类人。如果他们不互相取暖,早晚有一天要被击垮崩溃的。但格瑞不是那么容易向现状屈服的人,所以他一定知道哪种选择对他最有益,用他那颗聪明的脑袋。
他最后的防线就是嘉德罗斯。
夜晚,雷狮抱着格瑞躺着床上,很安静,然后突然格瑞抓住了雷狮的手。
雷狮。
什么?
其实你进监狱那天,我是想要自杀的。
我好累了,我不想和嘉德罗斯斗下去了,所以我已经准备好了所以后事,请了两个星期的假,解雇了保姆,保证在我死的时候不会有人来救我,煤气和刀都准备好了,双保险,保证我绝对死得掉,然后我就知道了你入狱的消息,我想,我那时不知道怎么联系佩利和帕洛斯,卡米尔突然失踪一定是出了意外,我了解他,你一定很担心他,所以我就觉得,我干脆还是明天再死吧。
但是明天到了就是今天,今天的明天永远不会到来,对吗?
对。
那么格瑞……
雷狮,你还爱安迷修吗?
夜很静,所以格瑞的耳朵只捕捉到身后幽幽传来的一个字,这让他感到安心。为安迷修,为雷狮,也为自己。
那你呢?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
格瑞伸手关了台灯,一掌把雷狮推开。
……明天吧。
雷狮笑了,闭上了眼睛。行啊,反正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耗。
我是说真的,明天吧。
愿时光不老,岁月静好。你不说,我不恼。

〓写不好见谅_(:з」∠)_
〓试图凑数
〓哈哈哈你们为什么都还不发我一直在等你们啊哈哈哈只要我不是第一个就行了/笑哭

评论(4)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