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兔子

_(:з」∠)_

a7.【全职】all翔暗黑50题

5.复仇(喻翔)
卦山有鸠,其形似人,凤羽鹰爪,三目六尾,好食毒物。其羽艳丽,依毒而幻,艳而剧,苍而无,性情凶悍,敌意甚深,易伤人,因而得此一业,曰养鸠人。

“喻少爷,该去看看孙翔了吧。”
“也是。”
喻文州拿着一根竹竿,就冲着后院最华丽的一间屋去了。当然,那间屋的大门上挂着一个大锁。
大锁打开,一个黑影就扑到了喻文州面前,而喻文州也习以为常地拿起竹竿挡回去了。
“你有一天能消停下来吗?”
“那可说不准。”
喻文州马上就看到一个似人似鸟的生物稳稳的站在横在房间中的棍子上,腿下是巨大的利爪,五彩华丽的羽毛垂落下来,六条尾巴长得到到快到地上了,四只不同颜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喻文州。
“以前黄少天可是都让出去我自由活动的。”
“可你杀了他,还记得吗?”
“我说了我没有。”
孙翔一直说自己没有毒,可喻文州看他那一身亮丽的羽毛。鬼才信呢!
鸠的羽毛色越鲜丽代表毒性越强,平时喻文州都不敢近孙翔,没有竹竿,他想杀死自己就是分分钟的事了。牙和利爪都有剧毒,只要被刮破皮肤就死定了。
喻文州曾经也看到过孙翔把爪子架在黄少天的脖子上,可黄少天也只是笑了笑把他的爪子挪开,然后给他一颗毒果。
“少天一直对你很好,你为什么杀了他?”
“我没有,而且我没有毒。”
因为是他自愿让我杀死的,所以与我无关,再说我真的没有毒。
后来喻文州没有放走他,也没有杀他,孙翔倒也是老实,没怎么给喻文州添麻烦,日子还是要过的,孙翔收敛了好多,可喻文州的脾气却一天不如一天。
终于有一天,喻文州许是看习惯了孙翔平日里的乖顺,想要用竹竿去打他。
当然他也一定想不到,孙翔有一天会把爪子架在他的脖子上,孙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爪子离喻文州的脖子不到半毫米。
“喻文州,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最近是越来越暴躁了?啊?还是说黄少天的死就让你这么烦的吗?
再说谁给你的自信拿着个破杆子就敢来打我的?黄少天都不干这事。”
“是你杀了他!”
“是他要我杀的所以根本和我没关系,而且我根本就没有毒,吃再多毒草都没用,这羽毛是天生的,我从小就长这样!黄少天是知道的,就你什么都不懂。”
孙翔的爪一收力就把脖子给勒紧了,然后弯下腰,首羽垂在喻文州的脸上,“就你这样其实早就不该去养鸠了,不然白羽也不会死在你的手上。”
“应该还记得吧?你养的最后一只鸠,因为长不出彩羽被那个官员给杀了吧?啊?!那个我所谓的妹妹。
虽然我不认同,但是好歹是同类,而且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好吧,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在意,但是黄少天总和我念叨,他总和我说想要给白羽报仇,但是……
我怎么想,都是你的错吧。”
“那丫头的羽毛根本就上不了台面,你居然还敢把她给带出去,你明知道那是找死!你就是想害死她!!”
“我没有!”
“反正你就是这么想的,或许你们人类应该在对鸠的描述中加上一条:鸠闻人心,莫对其谎。”
喻文州大惊,他突然觉得自己没什么秘密可言了,当然也包括他的那些小心思。
“我原本想着,这日子平平淡淡倒也无所谓啦,可你非要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黄少天应该到死都不知道吧,他最好的朋友天天动着想杀他的心?”
“我应该也算是如了你的愿吧,虽然黄少天也是这么想的,你们真奇怪,人类都是这样吗?”
“少天……也想死?”
“好像说是不想拖累你,大概是因为他的腿吧…说起来你为什么想要他死啊,他那么喜欢你唉。”
“可我……”
“可你喜欢我,我知道,但是可惜,真是太可惜了,喻文州,你居然想出杀死他这样的损招,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孙翔张开羽翼飞出房间,亮丽的羽毛在天空中仿若彩虹,他觉得好久没有这么自在过了,他向山中飞去。而喻文州只是愣愣的躺在地上,看着孙翔消失,以及感觉到自己被割破皮的侧颈。
真的没有毒,杀不死人。
就像白羽长不出彩羽一样。
就像他的爱远远离去不再归来一样。

〓灵感来自一个漫画,挺好看的但我忘记叫什么了
〓好像有点离题哈(づ ●─● )づ
〓略带喻黄???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