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兔子

_(:з」∠)_

【百鬼物语】风心已亡

风妖拂袖,如神护佑。风心已亡,无归之日。

我的神社曾经是个热闹非凡的地方,村里的人们时常来到这里向我祈求来年五谷丰登、风调雨顺,虽然我知道,我根本办不到那些。我似乎已该在那里住了很久了,也不知道是多少百年,我保障这个村子来风合调,至于五谷能否丰登,降雨能否顺心,我想,我应该管不了。
我能看见不断有人们进入到我的神社里,我坐在暗红的梁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同的人来这里,许下同样的愿意,即使我办不到,他们也没有放弃,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
这也是我愿意在这里守护他们的原因之一。
观察人类,这似乎是我在我的无聊日子里唯一能够消遣的事。
那一天,神社外的妖气浓重而陌生,我不知道那妖气是从哪来的。本着神明的职责,我从那梁上下来,决定去神社外看看情况。
我在意外平坦的山路上没走两步,看见一个小东西倒在路的中央,浑身散发着微弱的妖气。
妖怪?怎么会倒在这呢?我想。
血腥味扑鼻而来,却没我想得那样浓烈,但这一点淡淡的味道充斥着我的鼻腔,我能感觉到这腥味中有恐惧的味道。
原本如此,受伤了。
她在害怕吗?可是在害怕什么呢?我想,应该是离这不远的“那些东西”吧。
噬妖的魍魉吗?难怪妖气那么浓重,我觉得这附近可不该有这些东西。我不喜欢在我的神社附近看见这些鬼东西。
有我在他们似乎不敢靠近,我将他们赶跑了,也算是救了这个小妖怪。
把她丢在这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临死的妖怪随时都会堕化,不管她是到山下的村子去乱杀人还是被阴阳师抓住都是很麻烦的事。所以我将她带回到神社中,既然来到这座山上,那么也是我要保护的对象。
她身后的那条路,到处是积水,变得有些泥泞。我不太愿意把她身下那个青蛙模样的贝壳抬回去,那实在是很重。但龙会帮她搬。
看她这副模样,我想,她应该是从海里来的妖怪吧。蓝色的盘发,蓝色的衣装,蓝色的鱼尾,还有那巨大的贝壳。
可这附近没有海,甚至几座山外也没有,她是怎么到这来的?我不太明白,一个从出生起便生活在海里的妖怪,是什么让她愿意离开那片碧蓝的汪洋大海,千行万里来到这的?
她的腹部有一个伤口,所幸不是特别深,但也很严重,我去找桃花林的女妖,请她帮忙。
“风神大人居然会救一只弱小的妖怪,这其中可有什么原因?”她坐于树干,邪魅一笑,看似天真无邪,却蛊惑人心,怕是生性如此。
“好奇罢了。”是的,我很好奇。
即使是神明,我对世间万物仍有诸多不解,我一直在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许多年来,我没有从人类身上找到什么,我希望那些妖怪能让我明白一些事。
她听到这话,先是一愣,但很便恢复了刚才的表情:“…难得有什么事能提起风神大人的兴趣,既然如此,请带路吧。”
那小妖怪好了,好得挺快,多亏了桃花。
她坐在贝壳中,那贝壳便开始到处蹦哒。每蹦哒一下,地上就会留下一块积水,那滩水泛着萤光,充满妖气。她先是好好观察了她醒来的这个地方,东张西望在神社里蹦哒了一圈,直到地上全是水,这才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不喜欢水,真的。
“你好,请问…是你救了我吗?”她这样问。
“是的,我刚巧遇见了你。”我承认这说话方式可能不太对,但我真的太久没跟别人说过话了,我一直是这个口气。
“谢谢!太谢谢您了救命大恩人!我是椒图,您是这里的大妖怪吗?您叫什么?”她很兴奋,至少看上去让我这样觉得。
“我不是妖怪,他们都叫我风神。”
“呵!神明大人!太感谢您了,真想不到您会救我这样的妖怪,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谢谢您,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吗神明大人?”
“你不用这样叫我,你是妖怪,妖怪并不信仰神明不是吗?”
“您在说什么啊神明大人,我是说,在妖怪中也有不少是信仰着神明的啊,例如我。”
原本是这样,也有妖怪认为我可依靠吗?我的责任不止是保护人类吗?可我想不明白,妖怪都很强大,甚至有的强得连神明都打不过。
为什么要信仰神明呢?妖怪可以依靠自己努力变得强大,而神明不行,神明的力量很平稳基本不会有什么变动。
为什么呢?
“请把水弄干净,好吗?”

『那之后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还算不错吧,有个妖帮我干一些杂活,还有妖偶尔在我耳边念叨。』
『看起来有椒图在汝还挺开心?』
『算是吧。她告诉我她曾经住在深海中,她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有一天,她被一个人类带到了陆地上,她见到了许多,人类的玩具,人类的那些胭脂水粉,她把那个人类当作主人,可是那个人类后来死了,你知道人的生老病死是多么的正常,不过她认为主人是因为她太贪玩了而抛弃了她,于是她开始到处寻找新的主人,好让她留在陆地上。』
『哇哦,那她可真够执着的。可是她后来走了是吗?继续找她的新主人。』
『是的。』
『吾记得汝曾是个冷淡的神明,不过现在的汝似乎改变了不少,变温柔了?』
『谁知道……』
『在她走之前发生了什么?』
『你倒是清楚。』

雨在一直下,明明早已该过了雨季,但这雨势一直不减返增。
“风神大人,我有很不好的预感呀。”
“啊……”
我大概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不好的预感,如果雨下个不停,山上的河流会漫出岸,水不会向上只会向下,那样山下的村子该糟蹋了。
可我又干不了什么,我是风神,又不是雨神水神,我不可能让雨停下来。
荒川之主那家伙,打算毁了那村子?
“所以呢?”
“哎?风神大人您不是这里的守护神吗?这个时候不应该帮帮山下的村民吗?再这样下去他们全都死定了吧。”
“……椒图,你应该很清楚的知道,我只是个风神,这雨下不下与我无关,而且……”
我还在说话,神社的门却被打开了,这么大的雨,我还真没想到会有人来这。更让我意外的是,进来的居然是个小孩子。
这孩子,也是山下的村民吧,怎么一个人到这来?真奇怪,是为了什么事呢?
“啊……雨真大啊。”
是个小男孩啊。
“听母亲说这里住着神明大人……神明大人,雨越下越大,田里的庄稼已该被淹死了,再这样下去大水会把我们的村子全部淹没的。神明大人,我希望您能救救我们。”
他跪在方席上,双手合十,看上去十分虔诚,他的眼中闪着我从未见过的光,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想我对人类的了解还不够透彻,他看上去有些兴奋,但也有些焦急,原来人类有时候会同时表现出两种矛盾情绪吗?
“大人们都说现在山路危险,不让我来神社,不过我还是偷偷跑上山来了,神明大人。”
这的确不是个好主意。
“神明大人,这是我偷偷藏起来的个窝窝,都给您了,希望您可以保佑我们的村子。”
顺后他磕了三个头,还好好地闭上神社的门,戴上斗笠穿上蓑衣离开了。
我不知道我现在心里的这种感觉是什么,我居然开始担忧,以往我可不会这么想。
“风神大人,那个人类小孩和他们的村子好可怜哦,您真的不敢帮帮他们吗?”
因为椒图吗?自从她来到神社,我觉得我变得忧愁善感,剩了调合风,我还会关心其他的东西。椒图对我很好,她会因为我而难过,因为我而开心,我是被她感染了吗?我能感到我在改变,有时胸口会暖暖的,会很开心。
我挺喜欢这样的。

『那个时候,发现自己变得温柔,更清晰地感受到人类的感情了?』
『算是吧。』
『很有趣,对吗?』
『是的,觉得…那些人类大概需要我。』
『风神大人,为那些人类被荒川之主要走了只眼睛的滋味,可还好受?』
『…你不该多问的。』
『哦别生气嘛连,在下不过是好奇心重,别露出那表情,这可有点吓人了。』
『你又不是人。』
『汝还真是不会开玩笑,不过无妨,汝别动气最好,这样吾才有故事听。』
『……我不会生你气的,之后的事情使妖界撼动,我就不用多说了吧。』
『哦当然没问题,那椒图呢?』
『她很好,但她必须得走,我要想救那些村民她就不能留下,无论是神还是妖怪都是自私的,我救了那些村民,荒川之主如果知道我这里有能纵水的妖怪,那么他定会同椒图起纷争,那是她便必死无疑。』
『……真是温柔那,风神大人,如今汝这里,更是成为那些弱小妖怪的庇护所了呢。在那之后还有见过椒图吗?』
『…没有,我利用大水将她送走了,她再没有回来过。我还记得她当时什么满脸泪痕的离开,哭着说一定会回来找我呢…』
『哎呀呀,真是可惜呢。』
『你……一定知道什么吧。』
『哦呀哦呀,别这样问嘛,就算吾真知道什么,那也不知是不是事实呀。』
『罢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想必她也过得很好吧…』
『啊……但愿如此……』
月下,一粉一青两个身影,坐于树下饮酒,他们暂时无事可干,闲聊着过去的往事。
他们聊着无法回去的过往,清酒中落下的花瓣诉说的时间流逝,然而百年来他们样貌却从未改变,时间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消遣。
『啊啦,故事结束了呢,作为报达,吾也同汝讲一个故事如何?』
『一个有趣的往事吗?』
『那么,这个故事怎么样?』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