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兔子

_(:з」∠)_

a13.all翔暗黑50题

18.圣痕(王翔Ⅰ)
〓感觉突然写多了,那分几篇写完吧……这次感觉会写好多(ಡωಡ)

鸟街的规矩,一不要得罪蜂鸟,二不要招惹座头雕,三不要靠近蓝燕。
孙翔属前三,但未必是第三,谁又能想到,如今蓝燕的一队队长也是蜂鸟出身,孙翔曾经做过一两年的蜂鸟,虽然在行动队,但工作对于孙翔这种个性的人来说实在无聊,无非就是收集情报交换情报,孙翔很快的辞职,去而后又去申请调值。
孙翔至今都还觉得,当时在总部摸鱼的叶修看到他把辞职信和调值信递上去时的表情。
“怎么?小朋友,在蜂鸟坐不住了?啧啧啧,可惜了,蜂鸟那里的待遇可是我们鸟街最好的啊。”
叶修当时一脸嘲讽还带着笑意,孙翔实在想一拳打上去,“难道你找工作就是为了安度晚年吗?!”
“当然不是,哥是为了赚钱养家。”
“……这有区别???”
““当然啦,安度晚年是一个人,赚钱养家是两个人。”
“……”
叶修还算有一点靠谱,很快孙翔就被调到了蓝燕,当时周泽楷在那的燕子头。
拜孙翔的性格所赐,他很快在蓝燕交到了朋友,日子虽然不然在蜂鸟那里清闲,但孙翔就是不喜欢那样平平淡淡的日子才调到这的,倒不如说,现在的孙翔比较快活。

“不好意思小孙,杜明去座头雕那里交涉了,可以请你去世界塔找李轩拿下这次的事故报告吗?”
“好啊。”
世界塔是蜂鸟们安放情报的地方,虽然孙翔以前没进去过,但是具体位置他还是轻车熟路的,绕过几个小摊,走上一排阶梯,孙翔就站在世界塔前了。
靠近世界塔的大门,孙翔看到李轩和一个戴着巫师帽的男人交谈,孙翔觉得还是等一会再上去比较礼貌,于是便站在原地玩手机。
过了一会,李轩注意到了楼梯口的人,看了一会,才发现眼熟。
这不是孙翔吗?李轩以前看过蓝燕的新人资料,对这个成绩优异的小伙子有点印象。
“孙翔?”
孙翔听到自己的名字,抬起头,看到李轩正在向他招手,“前辈。”
“是江波涛叫你来那报告的吧,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等一下哦我去拿。”
“好的前辈。”
李轩进塔去,门口只留下孙翔和那个男人。
孙翔明显感觉到气氛变得尴尬了。
“那个……我叫孙翔,蓝燕的。”
“……我是王杰希,蜂鸟第三行动支队队长。”
“哦哦,你好你好。”
原来也是蜂鸟的人啊,第三支队……
“孙翔,给你。”
孙翔在思考着,李轩就从塔中出来,把一叠厚厚的报告交给孙翔,“全部都在这了,告诉江波涛用完觉得还回来。”
“好的,谢谢李轩前辈了。”
孙翔拿到东西转身就走,任务完成比什么都好。快点回去吧。
待孙翔走远,李轩才打趣一样的看着王杰希,“那个就是孙翔?以前你们队里那个辞职的奇葩?”
“对。”
“你刚刚和他是什么呢?难道他调去蓝燕之后和你还有共同话题吗?”
“……他又不认得我。”
“哦……啊???你以前不是他队长吗?他不认得你?”
“……你知道的,以前蜂鸟的事物很繁忙,我几乎没到队里去过,都是小别在管的。”
“哈哈…也是,现在到轻松,对了,晚上我要整理塔里的所有资料,你来帮我啊。”
“……塔里的系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能操作嘛,要我干嘛?而且吴羽策不陪你吗?”
“嘛,阿策晚上要去蓝燕那里交接材料,而且不一定啊,如果出了什么事,还要拜托你帮我通风报信呢。”
“好吧。”
说完王杰希转头看着阶梯,孙翔自然是已经消失在视线里,但他还是忍不住看着那个方向。
孙翔……吗?
曾经孙翔是王杰希过目进的蜂鸟,但因为自己工作忙的关系也一直没和孙翔交流过,等自己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时,发现这个自己放进来的熊孩子已经被调走了,王杰希也难免觉得可惜。
孙翔走在琳琅满目的街上,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当看到街边的蜂鸟风铃时,终于想起了某件被自己遗忘的事。
第三支队???那不就是我以前呆的地方嘛???那刚刚那个是……队长?!啊?可以前不是刘小别负责的吗?
[我不是队长啊,队长很忙,没空来的。]
啊……孙翔回想刚刚的对话,觉得自己真是太脑残了,估计给前队长留下了没脑子的印象吧。
“唉……”算了,反正我已经习惯了,被人误会什么的,想着,孙翔走在会蓝燕总部的路上。

世界塔里的情报永远是最完美的,因此也是最容易被不良份子盯上的。

夜很深,王杰希站在世界塔外面,看着李轩正在争分夺秒的工作,分类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唯有集中精力李轩才能好好完成工作,世界塔很高,但全部的系统这样李轩一个人可以全部操作,为了减少人力的需要,这几年都是李轩一个人在看守世界塔的。
好辛苦的。
王杰希看着已经与整个世界塔连接精神的李轩,整个人也不自觉的紧张起来,要是在这过程中被强行打断,李轩的大脑会受到巨大的刺激,不提这个,万一是敌人,情报也很危险。
今天晚上,鸟街都很警惕,在李轩整理好情报前,所有猛禽都是狩猎状态。

〓感觉不太像暗黑了,各位凑合着看看吧(ಥ_ಥ)
〓大概会掺杂一点其他cp,就是这样

a4.【全职】all翔暗黑50题

〓情人节来不及发了(ಥ_ಥ)
〓大概是死人回归?
〓赶稿赶到我想死(눈_눈)
〓群里那篇等大家看过了再发(๑˙ー˙๑)

16.诅咒(秋翔)
你,相信诅咒吗?

孙翔最近有点烦了,因为他的目的似乎要被周泽楷他们发现了。
他本来不想加入血猎的,毕竟自己是血族,可是血族几年来吃了不少败战,为了执行命令才会潜入血猎窃取情报的。
前段时间叶修来轮回这里辅助作战的时候,差点把孙翔逮个正着,也害得孙翔执行任务失败了。
被肖时钦说教之后孙翔就想,叶修真是讨厌,为什么他和一叶知秋长得那么像啊……
想着孙翔走到了一扇门前,门前的守卫自然的给他让路,门的那一头漆黑一片。
他打了一个响指,幽蓝色的火光印在他的脸上,走近后停在一个漆黑的棺材前。
“一叶知秋,你到底什么时候能醒啊,都三百年了啊。”
血族的亲王一叶知秋,三百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昏迷不醒,他唯一的血奴孙翔就算是帮他打理各种事物了,但是孙翔毕竟是血奴,所有人但找着机会想把一叶知秋干掉。
当然也没血族会伤害孙翔,因为孙翔以前是个巫师。
好在一叶知秋是君莫笑的弟弟 ,平时君莫笑也有让血奴看护他,还有孙翔照看,但是孙翔去了血猎那里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觉得是血猎请来的那些巫师对一叶知秋下了什么诅咒才会这样的。
但鉴于自己以前也是巫师,尽管自己的咒语和魔药总是失败,但他能确定没有类似于这样的诅咒,但是还有什么能让一个血族亲王昏迷300年呢?反正他是想不出。
孙翔以前是住在森林里的巫师,他是一个孤儿,森林里的树屋和书都是捡到他的那个老巫师的,老巫师去世之后孙翔就留在那里。
孙翔8岁那年,遇到了君莫笑和一叶知秋。
血猎在佘涂纪329年攻进了血族的总部,当时大部分有实力的血族都在左前线,后方只有君莫笑和一叶知秋还有一些血族的小孩。
君莫笑和一叶知秋勉强逃了出来,可是一叶知秋还是受了很致命的伤,君莫笑也伤得不轻,他们在孙翔的菜地里晕了过去,孙翔也是第二天才发现他们的。
他想先治好了伤势较重的一叶知秋,谁想一叶知秋一坐起来就把孙翔给咬了,孙翔也反应了好久才赶紧念了个咒把一叶知秋弄开了,脖子上还是留下了两个深深的牙印。
“我去,居然救回来两个吸血鬼?!”
孙翔很快给他们两个下了禁咒,然后开始想办法救这两个家伙。
老头教的,该救的还是要救。
可是孙翔很快发现根本没有办法,因为血族就是血族,他们能快速回复生命力的方法就只有一个。吸血。
但那时孙翔还只是一个8岁的孩子,他不可能把自己的血给这两个比自己大一倍多的家伙。
那样自己也就活不成了。
他只好偷偷去给了别家的一头牛放了血,又到黑市上买了点人血才把这对难兄难弟给救回来。

“喂我说,我当年是不是昏了头了才会救你们哥俩啊。”
“尽说鬼话。”
“那一叶知秋什么时候能醒啊?”
“不知道。”
“真的不是什么诅咒吗?”
“……应该是我们家族里的什么禁咒吧。”
“啊?”
“以前听家族里的长辈说,家里以前有一条不成文的禁令。”
“是什么?”
“禁止爱上人类。”
“……就这样?”
“你别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我都说这么明白了你还不懂吗?”
“好吧好吧。”
说着孙翔走到棺边,坐在棺堰上,开始自顾自地说起来。
“已经300年了,大家都过得挺好,血猎那些家伙也有一段时间不会再进攻血族了,想害你的血族君莫笑也解决得差不多了,情况都变得越来越好了,
嘿!”
孙翔突然转过头,看着安安静静的一叶知秋说道:“我死后你建议把我葬在你旁边吗?”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和一叶知秋均匀的呼吸声,孙翔轻轻一笑。
“开玩笑的。”

〓明天还有,相信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不】
〓好像是一叶之秋,原谅我没改orz

【全职】all翔暗黑50题

2.吊死(昊翔)
“还有多久?”
“两周后。”
可我快受不了了……
唐昊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日期,但是他却觉得遥遥无期,他已经挺了快三年了。
对,还有两周就三年了。
不知从这三年中什么时候开始,唐昊就开始嗜酒,唐昊和孙翔都没有工作,只能依靠着孙翔偶尔去打零工的钱勉强过日。
嗜酒的唐昊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很多次喝醉了就打了孙翔,孙翔每次都默不作声,直到头破血流也没说什么。
孙翔每次都给唐昊准备好酒和下酒菜和水果,然后坐在一旁,半垂着眼看着唐昊慢慢吃。一次次都是这样,孙翔就在旁边安静的看着,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
喝多了,唐昊就会打孙翔,打完就走,不知上哪去,孙翔就一个人在家里收拾东西。
孙翔的咖啡厅同事黄少天总是劝他说干脆别和唐昊过了,自己一个人要多轻松有多轻松啊,不过黄少天最后还是因为耽误工作被店长喻文州拖出去教训了。
唉,黄少天你就消停点吧,我和唐昊的事可没那么简单啊……
孙翔这样想着,继续擦着咖啡杯,开始了大脑放空地机械运动。
两周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很快13天过去了,孙翔还是照旧摆了下酒菜和水果,只是没有酒。
孙翔希望唐昊今天不要喝酒了,毕竟明天就到日期了,而且自己的工资也快不够用了。
“孙翔,今天怎么没有酒?”
“明天就时间到了,别喝了。”
唐昊瞬间就红了眼,拿起碟子就往孙翔头上砸:“md,你以后还要靠老子养,就你那点工资还想藏着掖着?!”
“唐昊,你冷静点,明天就到时间了,忍忍就过去了啊!”
“我!……”
一下子,唐昊好似泄气一般,“咚”地一声坐在凳子上。
“没事没事,马上就过去了,没事啊……”
孙翔捏了捏唐昊的肩膀,安慰似的说着,也不知道是跟自己说,还是说过唐昊听。
第二天,唐昊从柜子里拿出一份文件,穿着西服,梳了头发,还是三年前那副帅气的样子,没有变样,理了理脖子上那条领带:“这领带还不错,谁挑的?”
“楼下西装店的张佳乐。”
“不愧是前辈啊……”
“嗯。”
“我走了之后,照顾好自己。”
“嗯。”
“买栋好一点的房子。”
“嗯。”
“找个好的姑娘家娶了过日子。”
“好。”
然后唐昊踩上小凳子,脚一蹬,死了。
而孙翔还是静静的看着,只不过这次,他脸上带着笑。
一旁的文件上,明晃晃的写着一行字:
三年后,被保险人无论以任何方式死亡,本公司将给予被保险人家属300万的赔偿……

〓国庆多更新的计划破灭了(ಥ_ಥ)
〓以上这个保险合同的内容纯属虚构,不要当真啊_(:з」∠)_

【全职】all翔暗黑50题

20.背叛神的使徒(叶翔)
斗神叶修作为一方的神明,平日里吃吃喝喝,时不时放放嘲讽,总之过得好不快活。
每一位神明都有自己专属的使徒,每个使徒都是主神抽选的,只有怀着虔诚的心,才能参加神选。三个匣子,神明也不知道自己的使徒会是哪一位幸运儿。
叶修的使徒,是一个叫孙翔的男孩。
孙翔很仰慕叶修,于是便去试一试运气,没想到还真中了奖。
村里的人都为孙翔感到高兴,但作为孙翔的好友,唐昊还是隐约感到哪里不对劲。
孙翔倒也自顾自,呆在叶修身边帮叶修打理家务,处理小事,照顾叶修的生活起居,一神一人过着神似老夫老妻般的生活。
至于之后孙翔是怎么代替叶修管理所以事物,再之后叶修不知何因隐退神居,孙翔当上了新的神明,那都是后话了。

“小朋友,你是你当时到底为什么会来参加我的神选啊?就因为仰慕我?”
“哈?你在说什么啊?”
“不然你为什么死缠烂打着冯主神让你去神选啊,我都听说了诶。”
“哦,那个啊,主神还没有和你说过吗?”
孙翔挠了挠脑袋上的桀骜不驯的翘发,挑眉继续说着:“我啊,这是在准备神替呀!
不然你以为神明是怎么换代的啊,在我们村里,每个人的出生都有可能作为神替,前段时间王杰希不是才完成神替成为新神吗?
哦,不过你也快了……
喂喂,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只是因为仰慕你就傻乎乎的跑去神选吧?”
叶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一大半神明都不知道神明是怎么换代的,现在自己倒好像知道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不过叶修啊,你当上神也有几千个年头了吧,
你的信仰是什么?”
“那还用说?
当然是我们多年来获得的荣耀。”
我们的,不是我的。
孙翔笑了笑,什么都没说。之后俩人还是那种生活方式,就好像叶修不知道神替的事,孙翔也从没提过。

直到有一天,孙翔将利刃插在叶修的双腿上,叶修才意识到这件事没法轻轻松松的解决,他们用法术打了一架,叶修败了。
当左肩被刺穿时,叶修的脑袋嗡嗡作响,然后他意识模糊的听到些什么。
“叶修啊,老实说我不想这样,不过没办法啊,
我喜欢你,可在我成为你的神使之前,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差点把自己逼疯了,不过现在好了……”
之后的话,叶修听不清了。
他只知道,自己何尝不是爱着这个人呢?
孙翔成为了新的神明,独自开始了他的荣耀。
他一个人的荣耀。
每次看到孙翔被人欺负,叶修只是坐在轮椅上默默骂一句“傻瓜”,他的喉咙发不出声线,曾经威震天下的斗神现在连一句简单的“我爱你”也无言出口。

〓各位好久不见了好想你们(。ò ∀ ó。)
〓我也就更新一下证明我还活着_(:з」∠)_
〓刚上线看到魔道圈那好像出了点事哦……心疼太太(´๑•_•๑)
〓本来有点想入魔道看看的,现在有点望而却步了(ಡωಡ) 唉还是老实呆着自己这里的好
〓不要催更啊,我高三了٩( 'ω' )و

【全职高手】all翔暗黑50题

25.落血(韩翔)
什涂29年,狱都受到人雒的全面进攻,一时间死伤无数。

韩文清作为将狱司长之一,冲锋显阵而后常常受不时程度的伤,作为他的医生的张新杰感到很烦恼。
“狱司长大人,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保证你一定会死在战场上的。”
“……知道了。”
韩文清并不是自己想受伤的。
人雒那边,有一个名叫孙翔的杀人犯,由于罪行太重死后到了狱都,成为了一名人雒,人雒作为一种不老不死的怪物,生活在狱都的边境,不能转世,原本一直安分守己,这次的进攻也不知其因。
孙翔脾气不太好,原本他一直在边境好好呆着,这次的进攻使得他不得不上战场,不得不天天去打杀,他虽然喜欢鲜血从脖子里跑出来的声音却很讨厌这样天天打。
好吧,其实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韩文清。
韩文清真的是特别爱找孙翔的麻烦,每次被周泽楷派上他都能遇到韩文清。
这就是缘。
韩文清第一次见到孙翔的时候,觉得孙翔粘满鲜的脸很……帅气?大概吧,总之孙翔就是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但孙翔是人雒,杀了不少狱都居民,韩文清没有一次手下留情的。
这就是怨。
缘多了,他们能产生感情。但怨多了,他们就开始仇视彼此。
这就是为什么韩文清的刀现在插在孙翔的心脏里。
血顺着刀锋的落一点点都落到地上。孙翔不觉得痛,他早就已该感觉不到了。
“嗯…韩文清,这次…总算是……了断了。”
“……”
“龟儿子,哭你个头啊……杀了人雒的大将你可是…立头功了。”
“……”
“md…老子快死了,都没哭……你一个大老爷们…能不能,淡定点。”
孙翔一直在和韩文清说话,血一直在往下落,直到最后没了声音。
他死了,永远不会拿着手术刀站在战场上了。
血和泪一起落在地上,融在一样,没有谁知道有谁曾在那片血泊中落泪。

什涂37年,狱都与人雒的战争结束,狱都方面取全体胜利,至此之后的的300年,人雒再没有挑起战争。
“我叫孙杨羽,是个杀人犯哦。”
“狱司长寒文黥(qing)前来报到。”

♚快放假了,准备回归一段时间。
♚今天拉肚子难受死了,上学好累啊!!!

【全职高手】all翔暗黑50题

9.迷失(黄翔)
“你晓得你要付出什么样代价嘛?”
叶修居高临下的看着已经失去一半法力了的孙翔。
“失去自己的名字,你就再也不能转世了,而且他也不会记得你了。”
“如果他真的死了,我也活不长了,他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由于黄少天的灵亡,孙翔不得不来找叶修让他把黄少天的灵魂找回来。
“你可别忘了黄少天是怎么灵亡的,逆天而行必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
“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是啊,所以我很快失去了我最爱的两个秋天…我爱他们,但却再也来不及了……”
我希望,你不要后悔。

黄少天的灵魂很快被叶修找了回来,但如叶修所说,他已经不记得孙翔了。
孙翔失去了自己的名字,很多人发现他们认识孙翔,却不知道他叫什么。
孙翔自己都快不记得了。
“没事,只要黄少天还活着就好。”
他看着远处黄少天灿烂的笑脸,心里一阵暖意,却又倍感失落。

当一个人被世界遗忘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死亡。

黄少天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他现在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总觉得我好像忘记了某个很重要的人,但我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忘了谁,也没有人知道。
事实证明,黄少天并没有看上去的那样的开朗,他很快陷入了自己的迷惑之中。
这种迷惑就像一个迷宫,只有开头和结尾是直航,其于的都充满迷雾的海域。
找不到唯一的灯塔,就永远别想离开这。

这会造成什么?抑郁症、精神衰弱、妄想泛滥、恐慌甚至是语言障碍。
当一个人遇上这种病态太久之后会怎么样?
依旧只有死亡一个结局。
救人之心,终究还是害了别人。

有些事,不是你想,就能够办到了,当你做错一件事的时候,你也许需要去做错更多的事来弥补它,直至消亡,或许你会后悔,嘲笑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天真和可笑……

【全职高手】all翔暗黑50题

23.圣女与魔女(乐翔)
张佳乐他们村子边上教堂里有一个神父和一个修女。
神父叫孙翔,修女叫苏沐橙。
听说苏沐橙是北方来的圣女,为了逃离婚约跟她的交好逃了出来,也就是那个国家教主之一孙翔,为了让苏沐橙逃出来孙翔费了很大的劲串通了骑士长叶修、魔法师王杰希、疗灵长张新杰等一系列人物,受皇子苏沐秋的委托带着苏沐橙来到了这个村子里。
他们不能进村子,只好呆在个教堂里。
村子里的人从此就不敢靠近教堂了,但张佳乐是个最大的例外。
“孙翔,我们村里头的神婆为什么会不让你们进村里住呀。”
“神婆说,我和她是不祥的存在。”
“怎么会?苏沐橙她那么漂亮。”
“怎么?你喜欢她?”
“不不不怎么可能呀,孙翔你真是的。”
张佳乐,你决对不可以喜欢上苏沐橙。
孙翔,我喜欢的人是你。

可惜,你喜欢的他,不是人类。

五年后的某一天,苏沐橙约了张佳乐见面。
借着孙翔不在的时候。
“苏沐橙,你找我有什么事?”
“哎张佳乐,你是不是喜欢孙翔。喜欢孙翔的话,他不会同意的。”
张佳乐觉得那天的苏沐橙很不对劲,不仅不再像以前那样温柔,似乎还带着一丝邪恶。
她阳光的笑脸上,眼睛闪着紫色的光,张佳乐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下一秒,利爪便穿透了他白腹部。
“我也不会,哥哥也不会同意的。”
“所以,你必须死。”
苏沐橙长出了犄角和铠甲一样皮肤,紫晶色的翅膀和长长的尾巴。
是龙??!!
“沐橙,你又擅做决定了。”
张佳乐的身后,孙翔独坐在半空中,靠着他那对强有力的翅膀。
他一扇翅膀降落在地,站在了张佳乐的血泊中,孙翔轻轻地“啧”了一声。
“真讨厌,鞋都弄脏了,才刚买的啊……”
“我早就说过吧,你不能喜欢上苏沐橙。”
要是让沐秋知道了,有人类喜欢上了我们,我为一定会死的很惨的。
所以,只好麻烦你去死了。
“孙翔,可我……喜欢你啊……”
“哦,忘了说了,我也不行,如果周泽楷知道了你还是要死的,还有一件事就告诉你吧,我们之所以要逃出来,是因为苏沐橙是龙族千年难遇的魔女。”
“那么,再见了。”
张佳乐,我喜欢你,可惜那不可能。

“啊啊,又要去别的村子了。”
“所以说你不要那么急嘛。”

♚有点久没更了不好意思_(:_」∠)_
♚这七天更个七篇吧,嗯,也就是这样O_o

【全职高手】all翔暗黑50题

7.多重人格(江翔)
荣耀精神病医院是荣耀市最大的精神病医院,这里的医生都是从985、211等高等医学院校毕业的。
孙翔就是其中的一员。
他是江波涛的主治医生,每天负责要照顾江波涛,还要和他讲话。
一段时间后孙翔知道江波涛的多重人格分裂症到底会分成多少个人格了。
四个。
真不少呢!
由于每天江波涛见到的次数最多的人就是孙翔,他也只知道孙翔的名字,江波涛似乎将孙翔作为了人格的主要发泄对像。
例如将波涛的第三个人格,是个仇视所有医生的“亡者”,孙翔跟这个人格待在一起最危险,常常会受到他的攻击。
爱由于恨,孙翔或许不知道这一点。
但江波涛知道。
他每次攻击孙翔的时候,孙翔都不会还手,反而一次次的劝导他,长久以来孙翔也并没有对他抱有敌意和警惕感。
他对他很好。
江波涛的父母很早以前就死了,所以孙翔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
他怎么能伤害这个世界上唯一还对他好的人呢?
“孙医生!你的病人吵着说要见你,你快点来一下吧!”
电话那头孙翔听到了江波涛的声音,于是匆忙地了赶到他的病房。
“你们都先去吧。”
江波涛看到孙翔之后平静了下来。
几乎在门被关上的一瞬间,孙翔瞪大了眼睛看着一把小小的手术刀就那么重重地插进了自己的胸口。
他想叫,叫不出声来。
他倒在地上,看着江波涛捂住他的嘴。
“孙医生,”
“我喜欢你,”
“我爱你,”
“我恨你!”
他听着四个人格这么说着,缓缓闭上了双眼。
他弯下腰,听着手指关节发出的咯哒声音,向亡者索取一个吻。

神经病都是疯子?不!他们所展现的,往往是赤裸裸的人性。

【全职】all翔暗黑50题

37.黑弥撒(伞翔)
七月半,鬼门开,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七月十五,鬼节已至,孙翔作为族中的长老,在这一天,他组织了族内的黑弥撒。
其实说白了,这就将动物的尸体通过祭坛献祭给魔鬼,鼓励它们在人间的活动。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大概也只有他们的祖先知道了吧。但孙翔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传统传下去就行了。
“师傅,今年会是哪个魔鬼呢?”
“不知道呀……”
小徒弟名叫邱非,前几年孙翔刚收的。
明明是个没用的献祭,却年年都要这么干,要真能鼓励魔鬼的活动,这么多年怎么还一点动静没有。
心里是抱怨的,但事还得做。

祭祀结束,夜晚时分,孙翔躺一个人在床上,却一点想睡的念头都没有。
『你好呀~』
??!
『你不用紧张,我是一个恶魔,感谢你每年都给我献祭,哦对了,我叫苏沐秋。』
孙翔的心现在跳得飞快,他一直不相信这事,见到这下可被吓到了。
『你是不是叫孙翔啊?我以后出来活动的时候,都来找你好不好?』
“你……你干嘛……干嘛要找我?”
『是你召唤我的啊,而且只有你能听到我。』
“啊……那…………那好吧……”
不能和魔鬼谈条件,这是祖训。

『孙翔,我想请你帮个忙。』
“啊?什么?”
『我呀,虽然是魔鬼,但没办法自由进出人界和地狱,除非人类献祭。』
“对呀,那你想干嘛?”
一来二去,孙翔自来熟的性格使他也和苏沐秋熟悉了,也不像之前那样怕他了。
『我们冥婚吧。』
“哈?!!!”
『在地狱,魔鬼只有和人类冥婚了,才能自由进出地狱,想要冥婚,魔鬼的地位必须和人类相合,我也算是魔鬼中的贵族,而你们族内,也就你和我地位一致了,再过几日便是鬼节,怎么样,这个忙帮吧。』
“这……”
孙翔害怕了,魔鬼终究还是魔鬼,他们果然还是以杀人为乐的魔鬼。
『放心,不会出事的。』
苏沐秋阴沉的笑着,将魔鬼的利爪伸向孙翔。

七月半,鬼门开,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诧异的歌谣,在婚礼的炮声下传唱。孙翔也终于知道,历代长老为什么都葬在魔鬼岭了。

【全职】all翔暗黑50题

40.心死(肖翔)
肖时钦是一位偃师,他制作过许多木傀,他最喜欢的一个叫孙翔,那是他花费了许多精力做出来的。
不得不说,孙翔刚被做出来的时间可真是个小不点,作为一棵百年樗树,肖时钦为了帮他除去木毒花了不少心思,但最后还是让肖时钦做成了。孙翔当时连话都不会说,也难为肖时钦还得教他说话。
树得活千年,人过百则衰。

肖时钦早已年过半年,但由于是偃师他的样貌并没有太大变化,返倒是孙翔长大了不少,已经是个毛头小子样了。
但肖时钦却从未告诉过孙翔,他不是人类,而孙翔似乎也不知道这事。
肖时钦有很多偃师朋友,例如叶修,喻文州和张亲杰等,每次孙翔冲他们问自己从哪来的时候,由于肖时钦的嘱咐,没有人告诉他,而孙翔在知道真相之前,只能认为肖时钦是自己的父亲。
但这只是肖时钦自己认为。

“爸爸,你是偃师,那么制作木傀是需要活心的你知道吧。”
“知道啊,怎么了?”
“那,我有没有活心啊?”
哎?!!
“你……你知道了?”
“……你知道吗?没有哪个男孩可以永远活在18岁。”
“我知道我是樗树,不过樗树是要用人心作为活心的,我能活这么久,应该是有活心的,小事情,你还能活着,是因为我还没有死,对不对呀?”
是的,肖时钦为了能让樗树成为木傀,用自己的心脏作为引子,才让孙翔诞生了,好在肖家祖传的秘术使肖时钦活了下来,同时也使孙翔出现在这世上。
他本以可以就这样过下去,但……
“小事情,我把我自己杀了,你也会死,我们是不是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孙翔将手伸向自己的心脏部位,看着肖时钦绝望的眼神。

香者为椿,甘平无毒。
臭者为樗,温热有毒。
有毒的东西,终究还是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