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兔子

_(:з」∠)_

a7.【全职】all翔暗黑50题

5.复仇(喻翔)
卦山有鸩,其形似人,凤羽鹰爪,三目六尾,好食毒物。其羽艳丽,依毒而幻,艳而剧,苍而无,性情凶悍,敌意甚深,易伤人,因而得此一业,曰养鸠人。

“喻少爷,该去看看孙翔了吧。”
“也是。”
喻文州拿着一根竹竿,就冲着后院最华丽的一间屋去了。当然,那间屋的大门上挂着一个大锁。
大锁打开,一个黑影就扑到了喻文州面前,而喻文州也习以为常地拿起竹竿挡回去了。
“你有一天能消停下来吗?”
“那可说不准。”
喻文州马上就看到一个似人似鸟的生物稳稳的站在横在房间中的棍子上,腿下是巨大的利爪,五彩华丽的羽毛垂落下来,六条尾巴长得到到快到地上了,四只不同颜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喻文州。
“以前黄少天可是都让出去我自由活动的。”
“可你杀了他,还记得吗?”
“我说了我没有。”
孙翔一直说自己没有毒,可喻文州看他那一身亮丽的羽毛。鬼才信呢!
鸩的羽毛色越鲜丽代表毒性越强,平时喻文州都不敢近孙翔,没有竹竿,他想杀死自己就是分分钟的事了。牙和利爪都有剧毒,只要被刮破皮肤就死定了。
喻文州曾经也看到过孙翔把爪子架在黄少天的脖子上,可黄少天也只是笑了笑把他的爪子挪开,然后给他一颗毒果。
“少天一直对你很好,你为什么杀了他?”
“我没有,而且我没有毒。”
因为是他自愿让我杀死的,所以与我无关,再说我真的没有毒。
后来喻文州没有放走他,也没有杀他,孙翔倒也是老实,没怎么给喻文州添麻烦,日子还是要过的,孙翔收敛了好多,可喻文州的脾气却一天不如一天。
终于有一天,喻文州许是看习惯了孙翔平日里的乖顺,想要用竹竿去打他。
当然他也一定想不到,孙翔有一天会把爪子架在他的脖子上,孙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爪子离喻文州的脖子不到半毫米。
“喻文州,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最近是越来越暴躁了?啊?还是说黄少天的死就让你这么烦的吗?
再说谁给你的自信拿着个破杆子就敢来打我的?黄少天都不干这事。”
“是你杀了他!”
“是他要我杀的所以根本和我没关系,而且我根本就没有毒,吃再多毒草都没用,这羽毛是天生的,我从小就长这样!黄少天是知道的,就你什么都不懂。”
孙翔的爪一收力就把脖子给勒紧了,然后弯下腰,首羽垂在喻文州的脸上,“就你这样其实早就不该去养鸠了,不然白羽也不会死在你的手上。”
“应该还记得吧?你养的最后一只鸩,因为长不出彩羽被那个官员给杀了吧?啊?!那个我所谓的妹妹。
虽然我不认同,但是好歹是同类,而且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好吧,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在意,但是黄少天总和我念叨,他总和我说想要给白羽报仇,但是……
我怎么想,都是你的错吧。”
“那丫头的羽毛根本就上不了台面,你居然还敢把她给带出去,你明知道那是找死!你就是想害死她!!”
“我没有!”
“反正你就是这么想的,或许你们人类应该在对鸠的描述中加上一条:鸩闻人心,莫对其谎。”
喻文州大惊,他突然觉得自己没什么秘密可言了,当然也包括他的那些小心思。
“我原本想着,这日子平平淡淡倒也无所谓啦,可你非要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黄少天应该到死都不知道吧,他最好的朋友天天动着想杀他的心?”
“我应该也算是如了你的愿吧,虽然黄少天也是这么想的,你们真奇怪,人类都是这样吗?”
“少天……也想死?”
“好像说是不想拖累你,大概是因为他的腿吧…说起来你为什么想要他死啊,他那么喜欢你唉。”
“可我……”
“可你喜欢我,我知道,但是可惜,真是太可惜了,喻文州,你居然想出杀死他这样的损招,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孙翔张开羽翼飞出房间,亮丽的羽毛在天空中仿若彩虹,他觉得好久没有这么自在过了,他向山中飞去。而喻文州只是愣愣的躺在地上,看着孙翔消失,以及感觉到自己被割破皮的侧颈。
真的没有毒,杀不死人。
就像白羽长不出彩羽一样。
就像他的爱远远离去不再归来一样。

〓灵感来自一个漫画,挺好看的但我忘记叫什么了
〓好像有点离题哈(づ ●─● )づ
〓略带喻黄???

【全职高手】all翔暗黑50题

10.叹息(喻翔)
孙翔是轮回镇上有名的人偶雕刻师,整个荣耀城,就数孙翔雕的人偶最栩栩如生。
最近,孙翔从蓝雨府上接下了一通大单子——制作一个大型的人偶。
孙翔的性格比较不耐烦,通常一个人偶没刻完,如果觉得不好,就干脆放着不动了,再去看看别的好木材,不过好在时间也不会长,孙翔的进度一般很快。
很快孙翔就把人偶做好了,但交货的时候还有个几天,所以孙翔决定留着这人偶好好地玩俩天。
他还给这人偶取了名字,叫喻文州。
孙翔自己那地方住得比较偏,基本没什么人去,他自己也懒得出去,就天天没事干,和喻文州说说话,聊聊天,偶尔吧,还会给喻文州多做几件衣服什么的,啊不过人偶买出去后总是拿来自己穿的啊。

买出去前一天吧,孙翔就有点不舍得了,毕竟自己家的孩子搁哪哪心痛,于是他又开始跟喻文州说话了:
“文州,明天你就出去了。”
“出了这个门,你就是蓝雨的东西了。”
“爸爸罩不住你了,自己加油啊!”
哎怎么跟嫁女儿似的……
到了晚上孙翔睡了,但不知怎么还能听到从隔壁间听到叹息声,他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太累出现幻听,后来发现声儿越来越大,所以决定起身去看看。
然后他看见惊恐的一幕。
喻文州拿着他做的衣服细细端详。
“衣服不挺细呀,唉,可惜我明天就要被买走了,以后都穿不上了。”
“呀,你醒啦,不好意思我叹息声大了吗?”
“抱歉啦,可能要让你丢单了。”
“因为我暂时还不想被卖掉。”
“那先再见啦。”
孙翔突的闻到一股诧异的香味,有点像木头的木香,不是很好闻,但很快孙翔就有点迷糊了,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孙翔发现已经不记得喻文州这个人偶了,他也没有去蓝雨府,好像没发生过这一样,但他总觉得家里少了什么。
至此之后,孙翔再也没有做过人偶,也自己开始隐居起来,但每天晚上,孙翔都能听见从隔间传来的隐隐叹息声。

【全职高手】all翔暗黑50题

28.腹黑(喻翔)
荣耀山轮回谷里的小山神孙翔,今天迎来了他生命中的一天重要的日子——成仙礼。
孙翔刚到轮回谷的时候,还是个小不点,未成年的半神,啥都还不懂,到处出谷去乱逛,有一次去了蓝雨峡,遇见了那里的峡主喻文州。
孙翔觉得喻文州是个相当不错的好人,但隔壁那兴欣平原的叶神说喻文州就是个腹黑,最好别离他太近。

孙翔每次上蓝雨峡的时候,喻文州都会对手下转头一笑:没事就都散了吧,别碍着我追媳妇儿了。
“喻文州,听叶修说你是个腹黑。”
“是吗?”
“哈哈,不过我觉得你人挺好的,对了过几天我成仙礼啊你来轮回谷呗。”
“像成仙礼这样的大事,应该不止蓝雨,大概微草,霸图,兴欣好几个大地方估计也都会被授邀吧。”
“真的?”
“嗯,到时候送你个礼物。”
“谢啦~”

“哟!二翔,成仙礼快乐,这是礼物不用太谢哥哦。”这里是叶神。
“孙翔,成仙后要成熟点啊。”糖糕少不了。
“小孙,这是礼物,我亲手弄的。”我小事情怎么能少呢?
神都到得差不多了,但孙翔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到喻文州。
“谷主,蓝雨的还没到吗?”
“这……远……”
“谷主说可能蓝雨峡比较远,所以比较迟。”
“哦……”
很快,孙翔看见了一团蓝色的身影,他知道那是蓝雨的家伙来了。
“嗨!喻文州!”
孙翔向喻文州招手,看他走进,刚想问喻文州要礼物,谁知喻文州一下解开了长袍。
“孙翔,你以前不是总听说我是腹黑吗?”
“今天我可以让你看看我是不是腹黑哦。”
“这个礼物,你满意吗?”
孙翔害怕的看着喻文州长袍血淋淋的被刨开的腹部,血染红了地和袍子,孙翔想后退,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手被喻文州抓着了,血也沾到自己手上。
“喻文州……你……”
大家都看着喻文州不知道说什么,只有黄少天和江波涛把两个拉开了。
而喻文州还在痴痴的看着孙翔。
然后……















你们很有毅力!
















你们确定要看?















好吧给你们看。










然后喻文州被带到了霸图那里,张新杰帮他把腹部缝好了。

(好吧,最后搞笑是我不对,前两天考试没更也是我不对,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