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兔子

_(:з」∠)_

a5.【雷瑞】凑合

〓安雷和嘉瑞前提的雷瑞,不知道什么鬼(ಥ_ಥ)
〓写不完了强行结尾,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ಥ_ಥ)

格瑞星期五醒来的时候,穿戴整齐的雷狮在笑眯眯的看着他,然后他把手直接伸进了格瑞的被窝里。
格瑞,给我钱。
格瑞困得不行,用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嘟囔了一句。什么钱……
雷狮还带着水露的手摸到了格瑞的腋下,把他从被窝里捞了出来,格瑞很瘦,没什么量,好在还没到皮包骨的地步,削瘦只是把他的气质刻得更加锋利,那双眼睛瞪人的时候就好似尖刀在眉。
杀死一切,保护自己,拒人于千里之外。
但在雷狮眼里很好看。
他觉得格瑞是野石中的彩钻,就该骄傲一世,闪闪发光,成为众人的焦点,而不是像这样折磨自己。
格瑞的睫毛动了动,推开雷狮就扑到床头边对着床头柜一阵乱摸,泛白的手指一下碰掉了柜上的药瓶子。
雷狮看格瑞的样子有点好笑,又把他捞了起来环在自己怀里。给。说着把格瑞的钱包摆在他眼前摇了摇,像格瑞这种一丝不苟的人当然是不会把钱包反正床头,这是雷狮在他的上衣口袋里找到的。
似乎有些不满雷狮乱动自己的东西,格瑞大概是有点清醒了,一下子就抢过钱包。你一个晚上多少钱?
你觉得我能值多少?
……我要吃牛肉。
格瑞干脆把钱包一扔整个人摔进雷狮的怀里,过于瘦的身体搁得雷狮有点疼,但他不建议抱着这副温热而纤弱的身体。
不你不能吃牛肉,记得吗?最好是清淡一点的食物,对吧,要不要吃鱼?
全麦面包更好一点。
你不能总吃那种没营养的东西,你已经够瘦了,再瘦下去就不好看了。
……你可以不看。

雷狮回来的时候格瑞有点不高兴的靠在自家门廊上。
他在微信里说雷狮没带钥匙回来又迟耽误了他上班的时间。好在格瑞是老板。
为什么这么迟。市场就在不远。
我和老板说,让他把鱼弄干净点,削薄一点,我老婆吃的不高兴,要打我的。
格瑞知道雷狮又在讲鬼话了,便没有回他,他看雷狮嬉皮笑脸的进了厨房,手里除了鱼还买了水果和肉。大概是雷狮受不了他的冰箱里只有葡萄糖和面包吧。
格瑞看着雷狮的背影,觉得雷狮看上去气色应该不错,吃了十年牢饭没胖也没瘦,但已经不是以前那套连帽衫了,他带了一条白围巾,曾经头上的头巾不知所踪。
干脆今天就不上班了。格瑞想。反正没人能扣他的工资。
格瑞想上楼去换掉工作服,在家这么一本正经令他很不舒服。
格瑞。
雷狮叫他,再等他转过身的时候带着黑眼圈的紫瞳满是困惑。
我刚刚碰到安迷修了。
意料之中的沉默,等雷狮再想开口的时候,他听到格瑞说。
那你要走了吗?
什么。雷狮没想到格瑞会这么想,因为在他看来格瑞根本不需要他。
但他也注意到了,格瑞的孤僻,不是一点点,是非常,甚至到了极点,他住的地方周围都是竹子,他是公司的头,不去上班也没人在意,他也没有朋友亲戚,也没有会来家里打扫的人。
就算有一天格瑞消失了也没人会注意到。
雷狮从没想过格瑞会以这种形式保护自己。
格瑞站在原地,阳光在他跟前,但他不肯前进一步,把自己埋在阴影中。
不。
我对他说“不好意思,安迷修先生,我现在移情别恋了,格瑞还等着我回去做鱼给他吃,拜托看在骑士道的份上,你就行行好别挡道,让我回去吧。”
他让你走?
难道他要在鱼市上挡着我?
……雷狮,你变了。
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表情,那么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
……
雷狮自在的靠着厨柜上,闭着眼等待下文。几乎瞬间,一个柔软的东西打在他的脸上,他伸手去抓,是格瑞的头巾。
以后别在说那种话了。
格瑞消失在雷狮的视线中,雷狮愣了一下,把头巾贴近自己的脸上蹭了蹭。
上面还有格瑞的温度和味道。

雷狮出狱的时候,是格瑞去接的他。
是的,雷狮虽然算不上是举目无亲,但卡米尔没有消息,帕洛斯和佩利出国后也没了音讯,想安迷修来是更不可能的。
但雷狮万万没想到来接他的会是格瑞。那天没下雨也没有太阳,让雷狮觉得很讨厌。
喂,给我一支烟。
我不抽烟。
好吧。说着雷狮踢了一脚格瑞的车,坐上了副驾驶。你怎么来接我?
格瑞和雷狮是初中时认识的,他们度过了愉快的一段时间,雷狮在那个时候就知道格瑞是个美人,但他也是把钢刀,如果他受伤了,他就会不顾一切塑起刀山来保护自己。
像个刺猬。
除了我,难道还有人会来?
是个实话……
他们都心知肚明,如果是这世上自己还剩下什么可以交心的人,大概就是彼此了。
雷狮被安迷修亲自送进了牢子里,嘉德罗斯也把格瑞撇下了。
我可以住在你家吗?
不然你有地方住?
监狱离格瑞的家并不远,十来分钟的路程,格瑞和嘉德罗斯分手后就一个人住,雷狮是知道的,他们两个不一样,但又太一样了,导致他们看对方就像在看自己。
他们同病相怜。所以雷狮不建议照顾格瑞。
雷狮跟着格瑞进了房子,格瑞的家里很简单,黑白格调,意外的有很多绿色植物。
啊,有一盆芦荟。
雷狮从后面抱住格瑞,调笑道。格瑞,你家是有够简单的啊。
我一个人住,而且三天两头饿死自己,你能看到这些植物已经幸运了。
格瑞不耐烦的推开雷狮,走到冰箱前,从里面拉出一瓶葡萄糖,快到午饭时间了。自己家里没什么正常人吃的东西,刚刚去接雷狮之前他去公司旁买了给蛋糕和饮料。
所以……
雷狮把洒满巧克力粉的奶油蛋糕块塞进嘴里,又喝了一口汽水,看着眼前吃全麦面包和葡萄糖水的格瑞,觉得他们的画风都不是一个世界的。
你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蛋糕太甜了点,而且很冰。
创伤后精神性近食障碍,伴随轻微抑郁症。
……简单点?
厌食症。
哇哦,格瑞,你连病都怎么听起来这么柔弱,那现在怎么样了?
你不乐意可以出去,还有你有见过这病能治好的吗?
格瑞拿叉指着雷狮的鼻子,眉头皱了一下。
雷狮明显一愣,随后移开了那把叉,然后用自己的那把叉切了一块蛋糕。
好了好了,这不重要,以后我帮你调理,说说我住哪间屋吧,难道你和我一起睡吗?
只有你不介意,我无所谓。
你帮我调理?你打算一直住着啊?
可怜可怜我呗,我会给你做饭,还会做家务,还可以暖床哦。
……不用了……
你在安迷修那里的时候学了这么多东西吗?
如果你吃了我这些东西会怎么样?
……不会怎么样。
说着格瑞咬了一口自己的面包,雷狮看到毫无卖相的面包上面还有屈指可数的葡萄干就觉得没胃口,那咬下去,感觉真是味如嚼蜡。
雷狮以前知道过厌食症,如果吃的太多就会演变成暴食症,但是一开始会全部吐出来,那一定不太好受。
厌食症患者每天能做的就是,
闭上嘴,少说话,增加睡眠时间补充体力。
你试着吃过其他什么东西吗?
……你不必那么关心我的,雷狮。
嘿格瑞!
格瑞抬起眼,看到雷狮骄傲的笑脸,紫罗兰一般的眼睛闪闪发光,宛如星辰。
很让人着迷,格瑞似乎一瞬间明白了安迷修看上雷狮的原因。
我喜欢你,在一起吧。
……什么。
格瑞的眼皮明显一跳,他也抬大大了眼睛看着雷狮,眼神中带着一丝难以置信。
我是说……
不。
可是……
等你和安迷修谈过了,再决定这件事吧,还有卡米尔,你应该要去找他吧。
说完格瑞收拾掉自己的餐具,把他们放进厨房里,随后就上楼了,只留下雷狮一个人独坐在那里。
格瑞的房子照不到很多的阳光,阴暗把雷狮笼罩在小小的空间里,一副剪影模样。
单个人的皮影戏,好像是有点孤独了。

格伦下午就出去工作了,雷狮只能一个人在他的房子里逛。
没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就是正常的一个成年男人住的房子,他和嘉德罗斯的相册,或者其他什么纪念品,应该都已经被他扔掉了。
摆在架子上的照片应该是他很久以前拍的。还有一张雷狮和他的合照。
真的很好看,雷狮从不对自己的眼睛说谎。
嘉德罗斯把他甩掉真是亏了。
格瑞就是这样一个人,对你不冷不热,他对你的爱从不会从嘴里说出里,但他会顺着你,记得每一个重要的节日,还会花上很长一段时间去精心挑件礼物。
格瑞和雷狮也算多年的朋友了,这些雷狮都知道。
不知道的人只有嘉德罗斯。
不过或许格瑞还留有怀念,他的桌子上还摆着一个水晶球。那好像是嘉德罗斯在和格瑞告白的时候送给他的。
可格瑞是真的对嘉德罗斯很好,他和格瑞这么多年朋友,他从没见过格瑞一个人这么上心过,即使是他那个青梅竹马也没有得到过那样的待遇。
可嘉德罗斯不领情。
雷狮知道,格瑞这种性格的人就是拿来宠的。你不够爱他,就别靠近他。
雷狮最后是被格瑞一巴掌打醒的,他说到晚上了,叫他起来吃晚餐。
晚餐可比午餐丰盛多了,看得出来格瑞给他准备过了,当然也不是什么大餐,在格瑞家里能看到他使用厨房也算是不可思议了。
一碗面,清汤的。加一个蛋。
如果你需要,冰箱里或许还有罐头之类的,可能。
哦没有,我下午看过了,里面只有你那难吃的面包和葡萄糖水。
格瑞的手很修长,很适合拿他现在他拿的那副刀叉。你有想过吗?去做模特,或者手模,你一定会大红的。
……我对我现在的工作很满意。
晚上我想和你睡。
好啊,我无所谓。
雷狮表示他是说真的,在牢里被关了十年,是个正常男人都有点生理需求,但格瑞好像并没明白他的意思,或者说,他把雷狮的话理解错了。
真的?你想在上面还是下面?
……我不认为我有那个精力。
行吧我明白了,那只能委屈总裁大人当我的老婆了。
……好吧我以为你在开玩笑的,雷狮,我说过了,你应该先……
格瑞。
我不会去找安迷修的,他求我我也不回去,说真的,我现在能笑着看他走向死亡。至于卡米尔,我出狱了他没联系我说明他没事,如果我没猜错他现在应该和佩利他们在一起,所以……
决定权在你。
格瑞看着雷狮,眼底满是平静。的确,这话说的没问题,他们现在已经是真正的自由了,不受任何人的限制,只要格瑞一声答应这事就算是结了。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的确是很合适。雷狮没有工作,需要格瑞所谓的工资。格瑞身体不好,也刚好需要雷狮的照顾。
我考虑一下吧。
好的。
说着,雷狮对他摇了摇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带着紫钻的戒指,脸上是已经得逞的笑。是雷狮下午在格瑞房间的抽屉里找到的。钻里闪着的光像极了格瑞的眼睛。
他准备送给嘉德罗斯的戒指。
雷狮不想戳格瑞的痛处,但是他觉得这与其说是送给嘉德罗斯的,倒不如更像他们俩的戒指。不过察言观色多年雷狮也发现了,格瑞的脸色并不好看。
嘛,别生气嘛,我会去找工作的,然后给你买一个更好更漂亮的。
……希望你说到做到……
格瑞是忍着温怒吃完这次晚餐的,尽管面无表情,但雷狮察觉得到。他被伤了一次,从此带上面具,喜怒无见。

他们就这样生活在一起,没有像情侣那样腻歪,他们更像是搭档一样对对方了如指掌。
可这日子也没过多久。
这是一次晚餐,格瑞明显感到奇怪的尴尬,但他也不打算开口说什么。
格瑞。
什么?
今天嘉德罗斯来找过你。
……是吗?他说什么?
他说啊,说想和你谈……
没什么好谈的。
雷狮话还没说完,格瑞就啪的一声把刀叉丢了出去,站起来又泄气一样的坐下,又说。那你怎么和他说?
我和他说“对不起,我家格瑞现在不接受别人的访谈,你要预约才行,不过我想格瑞应该会直接拒绝你的。”这样。
没错……
没事的格瑞。
格瑞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的,雷狮从没想到格瑞会有这么大反应,他握住格瑞的手,撮开后才发现里面全是汗。
没事,我是你这边的。
我虽然也不算是什么好鸟,但我真的不会离开你的。而且我还要靠你养我,是不是?我没工作。所以不要那么紧张啦。
……好……
雷狮得逞了。
他知道格瑞迟早会向他妥协的,因为他们是一类人。如果他们不互相取暖,早晚有一天要被击垮崩溃的。但格瑞不是那么容易向现状屈服的人,所以他一定知道哪种选择对他最有益,用他那颗聪明的脑袋。
他最后的防线就是嘉德罗斯。
夜晚,雷狮抱着格瑞躺着床上,很安静,然后突然格瑞抓住了雷狮的手。
雷狮。
什么?
其实你进监狱那天,我是想要自杀的。
我好累了,我不想和嘉德罗斯斗下去了,所以我已经准备好了所以后事,请了两个星期的假,解雇了保姆,保证在我死的时候不会有人来救我,煤气和刀都准备好了,双保险,保证我绝对死得掉,然后我就知道了你入狱的消息,我想,我那时不知道怎么联系佩利和帕洛斯,卡米尔突然失踪一定是出了意外,我了解他,你一定很担心他,所以我就觉得,我干脆还是明天再死吧。
但是明天到了就是今天,今天的明天永远不会到来,对吗?
对。
那么格瑞……
雷狮,你还爱安迷修吗?
夜很静,所以格瑞的耳朵只捕捉到身后幽幽传来的一个字,这让他感到安心。为安迷修,为雷狮,也为自己。
那你呢?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
格瑞伸手关了台灯,一掌把雷狮推开。
……明天吧。
雷狮笑了,闭上了眼睛。行啊,反正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耗。
我是说真的,明天吧。
愿时光不老,岁月静好。你不说,我不恼。

〓写不好见谅_(:з」∠)_
〓试图凑数
〓哈哈哈你们为什么都还不发我一直在等你们啊哈哈哈只要我不是第一个就行了/笑哭

a1.凹凸学院(一)

〓人物属于七创,欧欧西属于我
〓这篇只有雷瑞?还有耀柠一点点,嘉瑞可能要(二)了
〓有不好的欢迎指出~( ̄▽ ̄~)~

凹凸学院第xx期校园日报:惊!近日学校文科楼电脑竟频频被黑,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电脑屏幕一黑,格瑞就知道雷狮又在某个不知名的网吧搞事了。
卧槽,这是第几次了?每次格瑞写得半死的论文在没有存档被迫黑屏后,一回宿舍就看到在床上睡得像死猪一样的雷狮的时候格瑞都非常想把他给举报了。
马上想到宿舍还有什么硫酸、硝酸和自制燃烧器后觉得还是算了吧。
这种事久而久之格瑞也就习惯了,每打完一行字就必须存档。
玩家格瑞习得技能,「麻木」。
雷狮是光信息科学与技术系的老大,黑遍天下无电脑,几乎整个学校的电脑都中过雷狮自制的“海盗”病毒,然后就前后爆出了类似于银爵上淘宝看美白霜,凯莉是某网站的知名写手太太,帕洛斯在网上卖狗的破事,凹凸学院学生的日常八卦都经雷狮之手出版,由于得罪的人太多,宿舍其他人都非常担心某一天雷狮就会被人在宿舍干掉。
主要是他们不太想打扫卫生。
对于有洁癖的格瑞来说,那一天,也就是元旦后的那个晚上,真是灾难。
“格瑞,如果你不建议……”
“我建议,滚出去。”
此时已是夜半三更,点名的同学都洗脚睡觉了,而有洁癖&今天值日的格•超困•瑞正和满身带有不明液体&不明气味的安•绝望•迷•想洗澡•修站在宿舍门口对峙,两人拉着两边的门把手,互不相让。
当然格瑞正黑着脸,安迷修却已经被吓出一身冷汗。
“去隔壁。”
“不要啊格瑞!我今天莫名其妙的被警察找去黑嫌疑犯的电脑,然后又被莫名其妙的绑架了,要不是有个外卖小哥送外卖送错了地方救了我我都回不来了!!!”
安迷修欲哭无泪,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也是风和日丽的一天,学校元旦晚会结束后,几乎所有学生都放假回家了,第二天安迷修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宿舍一个人都没有:我去,这三个不讲义气的不会都偷偷回家了吧???不过他很快看到了格瑞给他留的纸条:
我和雷狮去商场买点东西,嘉德罗斯一大早就不知道去哪了,不过我们晚上会在查房前赶回来。
From.格瑞
再启:雷狮找到了你的早餐并吃了它,不用找了。
好了,这下安迷修知道自己被遗弃了……那又怎么样,身为骑士怎么能为这点小事生气呢?尽管这么想着,安迷修还是默默在恶党头上记上了一笔。
打开他们的宿舍群,发现里面已经炸开了。
最会搞事414宿舍群
一颗菠萝:今天宿舍楼就都没人了,丹尼尔有没有走啊
一盆芦荟:金说刚刚在家里看到丹尼尔,他今天应该不会回学校了
一块头巾:那太好了,今天就要……
一颗菠萝:通宵!!
一块头巾:打游戏!!
一根呆毛:可今天不是银爵查房吗
一块头巾:骑士道,没想到你还怕银爵,真是没用
一盆芦荟:安迷修你醒了啊
一根呆毛:恶党!你吃了我早餐还这么说话
一根呆毛:是啊格瑞,谢谢你的关心哦/满天繁星.jpg
一块头巾:啧……
一块头巾:那又怎么样,恶心帅,你能拿我怎么样/老子无所畏惧.jpg
一根呆毛:可恶信不信我把你黑学校电脑的事告诉丹尼尔?!
一颗菠萝:卧槽安迷修你试试!万一搜宿舍了到时候我的炸弹怎么办!/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jpg
一盆芦荟:还有我的硫酸和你自己的发热器/凝望zz的眼神.jpg
一根呆毛:……
一颗菠萝: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莫不是个傻子哦哈哈哈
一根呆毛:滚!
安迷修怒关手机,身为骑士这样爆粗口实在是不好啊。
学校的那一边,商场里的格瑞和雷狮碰到了出来假期大采购的神近耀和安莉洁。
安莉洁前一周因为科系的关系去了海洋科学研究院观察学习,回来没几天刚好就碰上了假期,可以说是非常幸运了。
他们两个在学院属于很安静又是帅哥美女的那种类型,家住得也近,时常家里没人又懒得只做一个人的饭就会像现在这样出门买不知道多少天份的食物。
“啊,格瑞,雷狮学长。”
安莉洁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两人,还有他们手上拎的食物,很明显那可不是两个人的量。
“你们买这么多东西?没有回家吗?”
格瑞和雷狮知道这两个人的家离学院很近,在学院附近遇到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倒是他们两个,回家至少要3个小时不止反正如果回家绝对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
“哦没有,卡米尔被老师叫去那个什么研讨会放假没法回去,我也就懒得回了。”
“我也是。”
格瑞不想作更多解释,不过就是因为忘记存档结果刚好赶上雷狮搞事,为了哄恼羞成怒的格瑞雷狮只好留下来了而已。
真的,格瑞才没有因为写了一星期马上只差两个字写完的论文被迫删除后眼泪都快要掉下来呢,真的。
不过格瑞承认那个时候真的很像杀了雷狮。
“嗯……你们……是在约会吗?”
看着时不时揉揉腰,搭搭肩,吃吃豆腐的雷狮,神近耀一语惊人,有时候真的不要小看平时沉默寡言的人,他们往往能够一语惊人,让你哑口无言。
“是。”
“不是。”
世界上最尴尬的事,莫过于一个问题你否定了,而这个问题的另一个主角的你的猪队友却认同了。
“雷狮,闭上你的嘴,少说话。”
“不~”

〓嗯……先不艾特点梗的小伙伴了,等后面的也写完了再艾特
〓天知道那个qq名我是怎么想出来的(๑˙ー˙๑)
〓emmm如果占tag抱歉
〓哇131篇三天一篇好像都写不完啊(ノಥ益ಥ)
〓之后可能会出现各种千字内段子,我是被逼的(눈_눈)

emmmm……
刚刚发了一个,他说图片有问题给删了?
?????????
不就是一个点赞数的截图吗?怎么就有问题了?/黑人问号.jap
算了算了,我截了个图,看看吧
唉害我还要重新艾特一次 @白加·BXJFMω
绝望了(눈_눈)
哦占tag抱歉

占tag不好意思
或许这一年兔子我该反省一下了……好多文没码,拖得我把all翔50题的部分文件都给弄丢了orz
这个好像有点晚了,拖延一下吧,截止到17.12.29晚零点
虽然我觉得应该不会有太多就是了ԅ(¯ㅂ¯ԅ)不知道将来一年会不会入新坑,反正暂时就是all翔、双叶年上和all瑞
也许百鬼物语还会更???
不知道更不更得完,当然也欢迎点文啦
过去一年里有很多对不起大家的期盼,文也没好好码,真是给大家添麻烦了,搞得好多朋友都认为我退坑了……/鞠躬
啊一年了一个可以聊文的朋友也没交到,心塞塞的(ಥ_ಥ)
懒癌晚期还正在高三的我就让我自生自灭吧_(:з」∠)_
欢迎来找我聊骚聊梗,就是这样
以上

【凹凸】记一次骰输

〓可恶……我简直是有毒而且还是虚心接受死性不改,又一次骰输(눈_눈)
〓那么现在是暴露歌单的时候了
〓群里随意抽的10首
〓有段子有文,还有梗
1.monster/嘉瑞
if i told you what i was,would you turn your back on me?
and if i seem dangerous ,would you be scared?

很长一段时间,那片土地被血染成了焦红色,早已发黑的白骨被血土覆盖,数不尽的废墟尘埃像蜂胶般的,一层一层粘附在大地之上,虚掩着罪恶曾经存在的证明。
嘉德罗斯是被派来视察的,超能研究所的所长似乎在这片什么都没剩下的不毛之地找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
是一个人。
是的,一个人,暂时也无法用其他词形容,男人女人?不知道,看起来两者的不是,他看上去年龄不大顶多是个17岁的人。
就目前所知的关于这个孩子的信息,似乎只有在保护他的容器旁的那本日记本。
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这么久以来,这本日记本居然还没有被战火破坏掉。
“上面说了什么?”
“嗯……这本日记来自一位科学家,哦,他有一对小孩,不过这两个孩子似乎被摩尔玛战争波及到了,姐姐丢了左臂和左小腿,肝脏破裂,左眼眼角膜脱落,右眼眼球完全脱离脸部神经,额叶严重受损,还有弟弟,没了右下臂,右腿神经坏死,一颗被爆炸冲击的石子差点打爆了他的心脏,哦,这两个孩子几乎不可能活下来了。”
“……说下去。”
“嗯……姐姐今年21岁,弟弟才17岁,哦姐姐还是个上尉,格洛希上尉,弟弟叫格瑞,他们的父亲似乎不想抛弃这两个孩子,但是孩子们都活不长了,这位伟大的父亲决定将两姐弟完好的器官拼凑起来,这手术虽然有先例但还没有人成功过,哦,啊哈哈哈哈,真是不可思议,到底是怎么成功的呢?真想把这孩子解剖来看看啊。”
嘉德罗斯听到那最后几个字后,不知是什么样的情绪在心里油然而生,烦躁?还是愤怒?
他狠狠地瞪着超能研究所的所长,来自圣空星王者的气场不自觉地就释放出来,但只有一瞬间的,因为嘉德罗斯很快明白过来自己在干什么,他不该这么冲动的。
毕竟这与他无关不是吗?尽管那一瞬间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是比想象中的还要漫长。
“哦,真是抱歉,嘉德罗斯中将大人,在下太激动了,毕竟你知道的,我们超能研究所对于人体的拼接非常感兴趣,只可惜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成功过。”
“摩尔玛战争?”
“对,就是有您参与的那个小型局部战争。”
“那这个……”
嘉德罗斯靠近那个还在莹莹微光的容器,里面的气泡不断反射出七彩的弱光,照在水中更显惨白的人脸上,灰银色的短发时而撞上水泡被轻轻弹开,他的手和眼皮都时不时地颤抖着,但这些都掩盖不了他满身的缝合伤口和针筒插管。
奄奄一息,却又生机勃勃。
“算女生还是男生?”
“嗯……这要看他的大脑海马区与大脑皮层用的是姐姐和弟弟的了,不过姐姐的双眼受损会影响到脸部和脑部的神经,大脑应该是用弟弟的吧。”
这个人……也许和其他的渣渣不一样,和我一样是经过改造的人吗……
嘉德罗斯嘴角微微勾起,这个人给他不一样的感觉,虽然他在水中毫无生机,但似乎给嘉德罗斯那颗平淡而又冰冷的心带来了一丝丝的阳光,这就是遇到同一类人而感到的激动心情吗?
他不知道,不过嘉德罗斯打定了主意。
“渣渣,把他弄醒,然后我要带他走。”
“这……丹尼尔大人的意……”
很明显,这位所长大人有些不知好歹,大罗神通棍很快离他的鼻尖近在咫尺,甩出武器时带来的风和异场甚至影响到了周围的器械,电子嘶哑的咆哮着,灯也忽闪忽闪的。
“我的话,我不希望说第二次!”
“哦,当然当然,嘉德罗斯大人,在下马上就去办。”
之后就很顺其自然的,嘉德罗斯先斩后奏之后的带走了格瑞,丹尼尔也在之后和嘉德罗斯通话,他得到了格瑞的监督权。
格瑞的记忆缺失有点严重,除了姐姐和父亲其他都不太清楚了,不过他似乎继承了姐姐的打斗天赋,他学得很快,不久连雷德和蒙特祖玛都斗不过他了。
他是个天才,学什么都很会,知识对他来说比打斗容易多了,尤其是历史。
格瑞对嘉德罗斯很尊敬,但每次嘉德罗斯靠近他的时候,格瑞都觉得感觉不是很好。
也许是他身体里的姐姐在排斥嘉德罗斯吧。
“格瑞,如果我告诉你我以前是个怎么样的人,你会背叛我吗?
如果我看起来很危险,你会害怕吗?”
“不,嘉德罗斯……
大人,我不会的。”
真的吗?也许吧。可我是一个怪物。那又怎么样,我不也是吗?
宇宙的另一头,超能研究所的实验室里。
“这样真的好吗?所长大人。”
“那又怎么样,如果让格瑞知道那场摩尔玛战争嘉德罗斯大人杀死的那名上尉就是格洛希,就算很有趣,那下场你自己就想想吧,啊,啊哈哈哈哈哈。”
2.my songs knom what you did in the dark light/嘉瑞
that you're the antidote to everything except for me,a constellation of tears on your lashes。
burn everything you love then burn the ashes,in the end everything collides。

凹凸大赛的决战,果然还是嘉德罗斯和格瑞留到了最后。
“格瑞,最后一战了,那些渣渣都死了,决胜负吧!”
“嘉德罗斯……”
不可避免地,他们打了很久,许多的建筑都被毁掉了,尘土四处飞扬,绿植齐齐应声倒地,天昏地暗不见天日。
“哈哈哈哈哈哈哈!格瑞!这可真是痛快的一战啊!”
格瑞自然不会太多理会嘉德罗斯,他专心于战斗,金死后格瑞就不太和别人交流了。
意料之外地,格瑞赢了。
当格瑞用烈斩把嘉德罗斯的胸膛贯穿的时候,连格瑞自己都登大了眼睛。
他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嘉德罗斯明明可以躲过这一击的。
“……为什么不躲开?”
嘉德罗斯倒在格瑞的面前,鲜血顺着缝隙流到土地之下,然后他满嘴含着血,对格瑞说道:“哈哈哈,格瑞……死在你手下,也不错……”
“嘉德罗斯……你明明可以……”
“我……可以轻易毁灭万物,但我对你没辙……我可能……毁了我珍爱的一切,但我希望你能活下去……”
“你明知道……”那是不可原谅的。
“哈哈哈哈,格瑞,咳咳,真是……遗憾啊……”他说着说着,有液体从他眼眶边流了出来,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泪还是血。
“格瑞……我爱你……”
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他自己听还是说给格瑞听,嘉德罗斯很满足的弯着嘴角,闭上了眼,渐渐消失留下一个元力。
“啊……”
格瑞站在原地,眼泪还是流了出来,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太久没感受过这种感情,他不知道这温热的液体从他眼里流出是为了什么,他明明如此的恨嘉德罗斯……
“啊……我也是……”
我是,如此的爱你,我现在才知道……
嘉德罗斯还记得那个午后,一道光闯入了他的生活,走进他的世界,从此他再也不想离开那种感觉,他希望那道光永远留在他的身边,不要离开。
后来雷德告诉他,那就是爱啊……
3.疑心暗鬼/雷瑞
世界(せかい)がmake,アレもコレもfake。
终(お)わりない生(せい),coz we could play the game。

“格瑞,我们今天一起回家吧,姐姐做了很多好吃的。”
格瑞一个人站在小学教学楼门口,今天下雨,索性金早有准备,带了两把伞。
“金,你今天先回去吧,有人来接我。”
“啊?有人接……那好吧,那我先走咯,紫堂!等等我!”
金走了,但他在校门口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带帽卫衣的男人,他手拿一把黑色雨伞,看起来像是在等着谁。
“真奇怪,接人不应该到里面去接吗?”
“金!快点!不然不等你咯!”
“啊!凯莉,紫堂,等等我!”金自然不会多想,很快追上了凯莉和紫堂幻。
格瑞最后就站在原地等着,等那个会来接他的人,渐渐地,其他学生都走光了,天也暗下来,格瑞脚边停雨了,他抬头,看见那人撑着黑色雨伞站在他面前。
“晚上好,想什么呢?回家了。”
“好的,晚上好,
杀人魔先生。”
雷狮很熟练地给格瑞穿上恐龙雨衣,牵着格瑞的小手,带他上了帕洛斯的小轿车,“帕洛斯,我们回去了。”
“好的老大。”
格瑞不情不愿的上了帕罗斯的车。一个月以前,雷狮闯入格瑞的家,杀死了格瑞的继父母,格瑞住在阁楼,当他听说声响下楼时,只看见坐在尸体上满身是血的雷狮。
“what are you doing?”
“i'm killing people。”
“why?”
“because what do I want to do。”
“ok,i think that's fine。”
雷狮走近手上还拿着水果刀的格瑞,看到他毫不害怕的样子,倒也来了兴趣。
但他也注意到了格瑞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的细数伤口。
“怎么,你不怕我?”
“我为什么非要怕,你帮了我。”
“什么?”
后来雷狮知道,格瑞的父母早就死了,这两个人只是格瑞的养父母,他们长期虐待格瑞。从小在杀手家长大的格瑞其实早就想给这两个狗东西办后事了。
雷狮这下,倒也顺了他的心意。
“哈哈哈,有趣,小鬼,来玩个游戏吧。”
“现在这个世界其实都是人造的,你现在经历的和你过去经历的事其实都是虚构的,因此在你暂时无止境的生命里,我希望这个游戏让你的生活变得有趣。”
“我是雷狮海盗团的老大,去告诉那些警察这些都是谁干的,然后在福利院等我。”
“凭什么?”
“凭你不答应我马上就杀了你,难道你以为你一个小鬼打的过我吗?嗯?”
雷狮象征性的舔了舔自己的匕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格瑞。
“……好吧……”
格瑞最终妥协了,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自不量力到那种地步,在这种情况下,活下去才是唯一的道理。
可恶,我早晚要杀了这个家伙……
臭小鬼,成天摆一张臭脸,以后长大了不还成个面瘫。
“来尽力杀了我吧,格瑞,在你20岁之前。”
如果失败了也没关系,就来当我老婆吧。
4.look what you mafe me do/雷瑞
i got a list of names and your is in red underlined。
icheck it once then i check it twice ooh。
武力高强叛逆皇子雷x从小吃砒霜长大试毒师瑞x蛊族毒师魔女刺客莉
格瑞是雷狮的专职试毒师,凯莉是宫中的待女,但由于雷狮是杀死格瑞一家的罪魁祸首,凯莉是一名刺客,救过格瑞的凯莉在经过同意后每天都在格瑞的饭中加入了不致命量的砒霜,之后直到雷狮不再怀疑格瑞,凯莉作为待女在一次皇宫聚会中准备毒杀雷狮,格瑞在试毒之后没有任何问题,但雷狮就没办法对慢性毒物免疫,在和雷狮告别后,格瑞和凯莉离开了皇宫,在人们发现雷狮的时候他们已经逃远了……
“我手里有一长串黑名单,恭喜你最先被我划了红线。”
我翻了翻你的名字,又在三确认面前的你是否是那样残忍的你,不过这都无所谓,为了能杀你,错杀了几个又有何妨呢?
5.i just wanna run/嘉瑞雷瑞金瑞
i'm sick of feeling cheap,cheated and abused。
sick of losing sleep,thinking about you。
我受够了被廉价对待,被欺骗,被虐待。
受够了彻夜失眠,一直想着你。

嘉德罗斯:哨兵/白狮
安迷修:哨兵/蓝马羚
雷狮:哨兵/草原狼
格瑞:向导/渔猫/虎鲨
帕洛斯:哨兵/眼镜王蛇
佩利:哨兵/边境牧羊犬
卡米尔:哨兵/小浣熊
金:哨兵/廓耳狐
秋:哨兵/红狐狸
艾比:向导/笑鸮
埃米:向导/金刚鹦鹉
蒙特祖玛:哨兵/北极狼
雷德:向导/柴犬
凯莉:哨兵/猫狐
紫堂幻:向导/龙猫
近神耀:向导/乌鸦
安莉洁:哨兵/食猴鹰
银爵:哨兵/蝙蝠
丹尼尔:哨兵/猞猁
以综合成绩第二毕业的格瑞患有人格分裂症,拥有两个精神体,一直被丹尼尔在塔内作为科研人员保护起来,而格瑞的精神长久以来一直不明原因的十分衰弱,为了调整格瑞的状态,丹尼尔就派了格瑞、金、紫堂幻和凯莉到前线去作技术和作战支援……
其他还有卡埃、安艾、耀柠、凯紫、帕佩

〓终于写完……先发5个……10个太多了好累哦,脑细胞都死光了(눈_눈)
〓也不知道写那么详细干嘛,梗也写得我要累死了
〓再也不敢骰了……/绝望的眼神.j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