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兔子

_(:з」∠)_

a13.all翔暗黑50题

18.圣痕(王翔Ⅰ)
〓感觉突然写多了,那分几篇写完吧……这次感觉会写好多(ಡωಡ)

鸟街的规矩,一不要得罪蜂鸟,二不要招惹座头雕,三不要靠近蓝燕。
孙翔属前三,但未必是第三,谁又能想到,如今蓝燕的一队队长也是蜂鸟出身,孙翔曾经做过一两年的蜂鸟,虽然在行动队,但工作对于孙翔这种个性的人来说实在无聊,无非就是收集情报交换情报,孙翔很快的辞职,去而后又去申请调值。
孙翔至今都还觉得,当时在总部摸鱼的叶修看到他把辞职信和调值信递上去时的表情。
“怎么?小朋友,在蜂鸟坐不住了?啧啧啧,可惜了,蜂鸟那里的待遇可是我们鸟街最好的啊。”
叶修当时一脸嘲讽还带着笑意,孙翔实在想一拳打上去,“难道你找工作就是为了安度晚年吗?!”
“当然不是,哥是为了赚钱养家。”
“……这有区别???”
““当然啦,安度晚年是一个人,赚钱养家是两个人。”
“……”
叶修还算有一点靠谱,很快孙翔就被调到了蓝燕,当时周泽楷在那的燕子头。
拜孙翔的性格所赐,他很快在蓝燕交到了朋友,日子虽然不然在蜂鸟那里清闲,但孙翔就是不喜欢那样平平淡淡的日子才调到这的,倒不如说,现在的孙翔比较快活。

“不好意思小孙,杜明去座头雕那里交涉了,可以请你去世界塔找李轩拿下这次的事故报告吗?”
“好啊。”
世界塔是蜂鸟们安放情报的地方,虽然孙翔以前没进去过,但是具体位置他还是轻车熟路的,绕过几个小摊,走上一排阶梯,孙翔就站在世界塔前了。
靠近世界塔的大门,孙翔看到李轩和一个戴着巫师帽的男人交谈,孙翔觉得还是等一会再上去比较礼貌,于是便站在原地玩手机。
过了一会,李轩注意到了楼梯口的人,看了一会,才发现眼熟。
这不是孙翔吗?李轩以前看过蓝燕的新人资料,对这个成绩优异的小伙子有点印象。
“孙翔?”
孙翔听到自己的名字,抬起头,看到李轩正在向他招手,“前辈。”
“是江波涛叫你来那报告的吧,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等一下哦我去拿。”
“好的前辈。”
李轩进塔去,门口只留下孙翔和那个男人。
孙翔明显感觉到气氛变得尴尬了。
“那个……我叫孙翔,蓝燕的。”
“……我是王杰希,蜂鸟第三行动支队队长。”
“哦哦,你好你好。”
原来也是蜂鸟的人啊,第三支队……
“孙翔,给你。”
孙翔在思考着,李轩就从塔中出来,把一叠厚厚的报告交给孙翔,“全部都在这了,告诉江波涛用完觉得还回来。”
“好的,谢谢李轩前辈了。”
孙翔拿到东西转身就走,任务完成比什么都好。快点回去吧。
待孙翔走远,李轩才打趣一样的看着王杰希,“那个就是孙翔?以前你们队里那个辞职的奇葩?”
“对。”
“你刚刚和他是什么呢?难道他调去蓝燕之后和你还有共同话题吗?”
“……他又不认得我。”
“哦……啊???你以前不是他队长吗?他不认得你?”
“……你知道的,以前蜂鸟的事物很繁忙,我几乎没到队里去过,都是小别在管的。”
“哈哈…也是,现在到轻松,对了,晚上我要整理塔里的所有资料,你来帮我啊。”
“……塔里的系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能操作嘛,要我干嘛?而且吴羽策不陪你吗?”
“嘛,阿策晚上要去蓝燕那里交接材料,而且不一定啊,如果出了什么事,还要拜托你帮我通风报信呢。”
“好吧。”
说完王杰希转头看着阶梯,孙翔自然是已经消失在视线里,但他还是忍不住看着那个方向。
孙翔……吗?
曾经孙翔是王杰希过目进的蜂鸟,但因为自己工作忙的关系也一直没和孙翔交流过,等自己好不容易喘过气来时,发现这个自己放进来的熊孩子已经被调走了,王杰希也难免觉得可惜。
孙翔走在琳琅满目的街上,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当看到街边的蜂鸟风铃时,终于想起了某件被自己遗忘的事。
第三支队???那不就是我以前呆的地方嘛???那刚刚那个是……队长?!啊?可以前不是刘小别负责的吗?
[我不是队长啊,队长很忙,没空来的。]
啊……孙翔回想刚刚的对话,觉得自己真是太脑残了,估计给前队长留下了没脑子的印象吧。
“唉……”算了,反正我已经习惯了,被人误会什么的,想着,孙翔走在会蓝燕总部的路上。

世界塔里的情报永远是最完美的,因此也是最容易被不良份子盯上的。

夜很深,王杰希站在世界塔外面,看着李轩正在争分夺秒的工作,分类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唯有集中精力李轩才能好好完成工作,世界塔很高,但全部的系统这样李轩一个人可以全部操作,为了减少人力的需要,这几年都是李轩一个人在看守世界塔的。
好辛苦的。
王杰希看着已经与整个世界塔连接精神的李轩,整个人也不自觉的紧张起来,要是在这过程中被强行打断,李轩的大脑会受到巨大的刺激,不提这个,万一是敌人,情报也很危险。
今天晚上,鸟街都很警惕,在李轩整理好情报前,所有猛禽都是狩猎状态。

〓感觉不太像暗黑了,各位凑合着看看吧(ಥ_ಥ)
〓大概会掺杂一点其他cp,就是这样

a9.正义的炮友(3)

〓私设如山,ooc属于我
〓这辈子都写不完这131篇了(ಡωಡ)

“孙莞……我要和你拼了!!”
“冷静!冷静!!哥,冷静!这不能怪我啊!谁知道现在的人都这么多事啊!”
“要不是你和你朋友说我是你姐姐我怎么可能会被拍到这个样子啊!”
孙翔整个人都快骑在孙莞身上了,孙翔本来就是个急脾气,变成女生后也没有消减,返到把自己的脾气表现的淋漓尽致。我那么努力瞒着所有人这么久,才一个晚上就功亏一篑了,啊啊啊要是被粉丝知道我都在联盟里混不下去了!
“我不管,孙莞,你一定要帮我,我可不想这么快就退出联盟!知!不!知!道!”
“好的好的没问题,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妙妙告诉他们我不去今天的活动了,我陪你回去好不好,冷静一点!”
孙莞话都还没说完我拎起手机按了电话簿,求生欲使孙莞的手速快了一倍。
“取消你的活动?”
孙翔知道这次活动孙莞期待了很久,这是她的第一次社团活动,前半个月孙莞就开始和孙翔念叨这件事,孙翔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虽然他们两个总是打打闹闹的,但孙翔也不想让孙莞失望:因为自己的一点破事。
他也不想被轮回里的人讨厌。
“是的因为……”
“那不用了,你把我变回去吧,我自己去就行了,你赶紧去玩吧。”
“可是老哥,我……”
“没事,你快去吧,不要迟到了,快点过来亲我一下然后快去玩吧,记得自己回宾馆就好了。”
说着孙翔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但大部分都是孙莞的,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打扰到孙莞的正常行程,“我不希望再有人失望了,不管因为什么,加上嘉世那次。”
“……事实上我也……那好吧,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去帮你的!”
“好好,快去吧。”
还好我有带我的鞋子来……

孙翔以男生的样貌回到了轮回,他知道现在里面肯定已经乱成一团糟了,他站在门口不敢进去,用他的小脑袋想着要怎么办。
毕竟没有六个核桃,孙翔想不出解决办法,他有些懊恼,要是因为自己轮回出了什么问题他都觉得在联盟里抬不起头了。
……算了,我翔哥怕过谁!
有时候思考不适合孙翔,按照原来的性子问题说不定会很好的解决。
“副队,我回……”
“啊翔翔,你,你怎么快就回来啦,我,啊我是说队长和副队现在都很忙,对,啊……反正你跟我过来一下吧。”
孙翔没想到第一个看到的是杜明,而且杜明看到他发现恐慌的一副样子,“杜明,我现在要找……”
杜明一下子就要拉着孙翔走,孙翔当然不乐意啦,他还要找江波涛把事情解决清楚呢!
“翔翔啊,听我的啦,你先和我来嘛,我去了…你房间看了你的……呃,衣柜……”
“你说什么?!!!”
孙翔很激动,他简直没办法冷静了,虽然他的女装只有几件但是一看也知道有问题啊!
“你你你你……!!”
“翔翔,冷静!”
“你tm也叫我冷静!我,我简直就是……”要气得飞起来了!!
“你冷静一点,我还没有告诉队长他们,除了我还没有人知道。”看到孙翔快气到一口气背过去,杜明赶紧解释道:“今天早上的微博你也看到了吧,所以我条件反射就到了你房间,结果,你自己衣柜没有关,我进去走两圈就……看到了……但不得不说那都不是你的尺码啊!”
“要你管!你居然还打开来看,那本来就不是按照我现在的尺码买……的……”,说完孙翔也发现自己说的不对劲了
“现在的?”
杜明到关键时刻的智商真是堪比爱因斯坦,让孙翔非常难过,神啊,你能不能在关键时刻也赐予我这样的头脑啊,好让我想出可以蒙混过关的办法啊。
“杜明……我现在要和你说一个惊天大秘密,你必须在此发誓告诉任何人。”
“我,我发誓。”
孙翔自暴自弃了,反正早晚要被发现的,还不如只让杜明一个人发现就好了!
“如果你说出去就天打五雷轰!出门被狗咬!永远赢不了jjc!”
“我我我我!我发誓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那你看好了。”
杜明虽然猜到今天的事可能和孙翔也关系,但他也猜不出是什么关系,作为轮回第一小天才?他急切的想知道事情的一切。
于是孙翔一掌打在杜明脸上,把杜明打懵了一下,然后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就傻眼了,他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女孩子,明显是轮回的队服,还有乱糟糟的长头发和不合脚的鞋子,她在杜明面前抱胸,恶狠狠的说:“看够了吗?需要我解释一下吗?你应该看得出来是什么情况吧?”
孙翔:没想到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变成女生,居然是在我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啊!
杜明:不是吧,命运居然如此捉弄人!这是孙翔吗??不过……还挺好看的啊……
翔翔,不好意思,这件事绝对藏不了多久的,毕竟都变成微博上的新闻了。

〓剧情有点托不好意思
〓大家快知道了翔翔(ಥ_ಥ)
〓你居然跑去福州了,还不回我Σ @糖炒栗子

a8.【all翔】正义的炮友(2)

〓私设如山,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很久没更了,终于高考完了
〓诈尸?大概

第二天早上,孙莞在一阵头疼中醒来,看着眼前的天花板,她开始思考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我好像……喝醉了……然后……
???!!!
oh……no……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孙莞你发什么疯啊大早上的吵死了!!”
孙莞刚想爆发,就听到自己隔壁床传来一个清爽的女声。有,一点点耳熟啊……
“老姐!”
“是老哥!”
孙翔整个人扑在床上,比腰的长发挡着她的视线,孙翔翻了个身只侧过半张脸无语的看着孙莞,说真的,昨晚训练到那么迟,而且之后还抬着一个孙莞和一个孙莞的行李箱上了没有电梯的宾馆三楼,简直了平时要比赛训练也没有这么累啊!
“哦……哥,是你啊……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昨天自己喝醉了被不知道什么人带到这里了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哈哈,原来是老哥你啊,既然这样,那么请你千万……”
“不好意思,我一定会告诉舅妈的。”
头疼,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这下完蛋了,老妈要是真的知道我一上大学就如此造次以后还不完蛋了,我可不想以后天天被老妈电话追杀啊。
“姐不,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要汇报给老妈啊。”
孙翔表示现在自己什么都不想听,他只想再多睡一会,现在可是才8点啊,找不到孙莞是怎么办到的,昨天还醉得像个死人似的,今天还能这么早起来……
“去你的,我今天要回宿舍一下,昨天为了接你什么都没带……”
一听孙翔要回俱乐部,孙莞倒是突然兴奋起来,她从来没进过轮回的俱乐部,即使她老哥是孙翔,“哥,我陪你回去好不好,随便……让我见见我偶像呗。”
被孙莞这么一搅和,孙翔也算彻底睡不着了,她直起身子,用看傻子一样的眼光看着孙莞,缓缓地开口道:“见你偶像,周泽楷?”她翻了身下床,现在轮回的队服果然不适合现在这个样子的,袖子裤口太长太宽,就连肩膀都架不住这衣服了。
孙翔觉得以前孙莞和她说过,他变成女生后不管身架还是身高都缩小了不是一点点,[哥,你和原来的你还真的是最萌身高差啊。]
“对啊对啊,你看,你都去轮回这么久了,我居然连周泽楷的签名照都没摸到,你也太对不起你妹妹我了吧!”
“??你帮我做过什么我就对不起你了??”
这次倒是轮到孙莞理直气壮了,“怎么没有,要不是我,你要怎么变回男生啊!?我连我的初吻的不要了唉,你居然还说我没有帮你??”
“你少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初吻给了谁!我真以为我不敢告诉舅妈啊!再说到你那边只是女生和女生亲而已!”
“你你你你你,你怎么知道的啊?!”孙莞傻了,她以为自己和男朋友的事没人知道,帮孙翔解决身体问题也只是从高中开始,这下被人揭了短板,窘迫的看着孙翔,“我明明藏的那么好。”
“好个屁,有男朋友还要看周泽楷,你少看点帅哥吧!”
“那怎么能一样呢?男朋友是物质来源,男神是精神粮食!”
我去,现在的小女生都怎么回事,还精神粮食,她们居然喜欢周泽楷那种半天说不出一个字的人,而且自己都有男朋友了,拜托,你翔哥我才是最帅的好吗!
孙翔现在睡得头发乱糟糟的,像鸡窝一样,因为昨天带孙莞来宾馆又睡得晚,脸色看上去也很糟糕。
“……孙莞,我下次再也不想理你了,虽然我现在是女生,但形象还是要的吧!”
宾馆的梳子不太好用,孙翔也不经常会打理自己女生时的头发,她站在镜子前小心翼翼的拉扯自己打结的头发。她火气有点大,变成这个模样让她心情很糟糕。
“安啦哥,我一会帮你画个妆打理一下?”
“不用谢谢,我要变回去,这个样子我可不想被周泽楷他们看见。”
孙莞笑了,要是哥这个样子被周泽楷他们看到……哈哈哈哈哈上天满足我的腐女梦吧……不过我还不想被哥追杀,算了算了不敢不敢。
“反正你只是去收集素材吧,一起就一起啦,反正副队他们也知道你来了。”
“ojbk,过来过来,给我亲一下。”
……其实孙翔是很嫌弃孙莞的,毕竟这个女人一大早的连牙都没刷就要去亲自己,而且拜托你能不能淑女一点,“真是的,如果不是我自己身体的问题我是绝对不会和你干这种事的……”
“话说你在手机上看到什么了,干嘛突然一副惊讶的表情啊?”
“哥,哥哥哥哥哥,你你你,你快看,今天的微博,快点看快点看,看谁的都行!!”
孙莞一脸惊恐,孙翔觉得当时她知道自己会变成女生也没有这么个情况啊。
微博?微博出什么事了吗?
满腹疑问的孙翔缓慢地打开自己的手机,登录了微博,看到了首页的信息。
我靠……不会吧。
xxx:
#轮回战队#
今天看到一个穿着轮回队服的小姐姐,炒鸡好看,队服好像太大看上去小小只(づ ●─● )づ,轮回有新鲜血液了吗?好期待啊!
[图片.jpg]
什么新鲜血液!那是你翔哥我!!

〓我我我我,写得不到见谅!!
〓今天晚上再更一下,好久没更,我的fen都离我而去了(ಥ_ಥ)
〓我更了,夸我 @糖炒栗子

a7.【全职】all翔暗黑50题

5.复仇(喻翔)
卦山有鸠,其形似人,凤羽鹰爪,三目六尾,好食毒物。其羽艳丽,依毒而幻,艳而剧,苍而无,性情凶悍,敌意甚深,易伤人,因而得此一业,曰养鸠人。

“喻少爷,该去看看孙翔了吧。”
“也是。”
喻文州拿着一根竹竿,就冲着后院最华丽的一间屋去了。当然,那间屋的大门上挂着一个大锁。
大锁打开,一个黑影就扑到了喻文州面前,而喻文州也习以为常地拿起竹竿挡回去了。
“你有一天能消停下来吗?”
“那可说不准。”
喻文州马上就看到一个似人似鸟的生物稳稳的站在横在房间中的棍子上,腿下是巨大的利爪,五彩华丽的羽毛垂落下来,六条尾巴长得到到快到地上了,四只不同颜色的眼睛紧紧盯着喻文州。
“以前黄少天可是都让出去我自由活动的。”
“可你杀了他,还记得吗?”
“我说了我没有。”
孙翔一直说自己没有毒,可喻文州看他那一身亮丽的羽毛。鬼才信呢!
鸠的羽毛色越鲜丽代表毒性越强,平时喻文州都不敢近孙翔,没有竹竿,他想杀死自己就是分分钟的事了。牙和利爪都有剧毒,只要被刮破皮肤就死定了。
喻文州曾经也看到过孙翔把爪子架在黄少天的脖子上,可黄少天也只是笑了笑把他的爪子挪开,然后给他一颗毒果。
“少天一直对你很好,你为什么杀了他?”
“我没有,而且我没有毒。”
因为是他自愿让我杀死的,所以与我无关,再说我真的没有毒。
后来喻文州没有放走他,也没有杀他,孙翔倒也是老实,没怎么给喻文州添麻烦,日子还是要过的,孙翔收敛了好多,可喻文州的脾气却一天不如一天。
终于有一天,喻文州许是看习惯了孙翔平日里的乖顺,想要用竹竿去打他。
当然他也一定想不到,孙翔有一天会把爪子架在他的脖子上,孙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爪子离喻文州的脖子不到半毫米。
“喻文州,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最近是越来越暴躁了?啊?还是说黄少天的死就让你这么烦的吗?
再说谁给你的自信拿着个破杆子就敢来打我的?黄少天都不干这事。”
“是你杀了他!”
“是他要我杀的所以根本和我没关系,而且我根本就没有毒,吃再多毒草都没用,这羽毛是天生的,我从小就长这样!黄少天是知道的,就你什么都不懂。”
孙翔的爪一收力就把脖子给勒紧了,然后弯下腰,首羽垂在喻文州的脸上,“就你这样其实早就不该去养鸠了,不然白羽也不会死在你的手上。”
“应该还记得吧?你养的最后一只鸠,因为长不出彩羽被那个官员给杀了吧?啊?!那个我所谓的妹妹。
虽然我不认同,但是好歹是同类,而且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好吧,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在意,但是黄少天总和我念叨,他总和我说想要给白羽报仇,但是……
我怎么想,都是你的错吧。”
“那丫头的羽毛根本就上不了台面,你居然还敢把她给带出去,你明知道那是找死!你就是想害死她!!”
“我没有!”
“反正你就是这么想的,或许你们人类应该在对鸠的描述中加上一条:鸠闻人心,莫对其谎。”
喻文州大惊,他突然觉得自己没什么秘密可言了,当然也包括他的那些小心思。
“我原本想着,这日子平平淡淡倒也无所谓啦,可你非要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黄少天应该到死都不知道吧,他最好的朋友天天动着想杀他的心?”
“我应该也算是如了你的愿吧,虽然黄少天也是这么想的,你们真奇怪,人类都是这样吗?”
“少天……也想死?”
“好像说是不想拖累你,大概是因为他的腿吧…说起来你为什么想要他死啊,他那么喜欢你唉。”
“可我……”
“可你喜欢我,我知道,但是可惜,真是太可惜了,喻文州,你居然想出杀死他这样的损招,太让我失望了。”
说完,孙翔张开羽翼飞出房间,亮丽的羽毛在天空中仿若彩虹,他觉得好久没有这么自在过了,他向山中飞去。而喻文州只是愣愣的躺在地上,看着孙翔消失,以及感觉到自己被割破皮的侧颈。
真的没有毒,杀不死人。
就像白羽长不出彩羽一样。
就像他的爱远远离去不再归来一样。

〓灵感来自一个漫画,挺好看的但我忘记叫什么了
〓好像有点离题哈(づ ●─● )づ
〓略带喻黄???

a6.【all翔】正义的炮友(一)

〓私设如山,ooc属于我
〓这是谁点的梗,是谁!谁?!/笑哭
〓这梗真的是剧毒,码了好久,大概就是孙翔和别人有肢体接触就会变成女生,亲吻后又会变回来

杜明最近好像发现一个秘密。
马上就要到夏天了,天气慢慢变得燥热,太阳也有点辣眼睛了,可是孙翔却还是穿着冬季队服,杜明看着都觉得热。
还好训练室里有空调,不然说真的,孙翔自己也觉得自己受不了,以前孙翔要上课的那时候,可把孙翔给憋坏了,但是孙翔也不想啊,如果不是这个奇葩的体质自己怎么可能每个夏季都长袖相伴呢?
杜明属于典型的就是闲的没事干,不好好训练一整天观察这观察那的,尤其是对队里比较傻的,不是骚扰人家就是趁火打劫,虽然自己的智商也不高。
但杜明表示,交朋友嘛,不用在意这些。
孙翔会变成女生,在和别人有肢体接触的情况下,当然除了家里人也没人知道这事,这种事也不会告诉外人。
孙翔事后也表示:呵,难道你觉得会出现“如果变成女生,先让兄弟爽一爽”的桥段吗?哼,想太多!
事出有因,不然杜明也不会知道这件事。
孙翔的宿舍里有两个衣柜,一个放男装,一个放女装,以备不时之需。
那天孙翔的堂妹孙莞到s市参加社团的聚会,结果这人喝大了,因为社团里大部分人都在s市有家当时就没统一定酒店,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呗,孙莞也说可以住表姐那里,这下好了,人喝过去了,那往哪送啊。
“小莞手机里应该有她姐的电话吧,妙妙你快把她手机解锁了让人过来接回去啊。”
“okok。”
孙翔知道孙莞晚上要来s市,定好了房间也请好了假,只要孙莞打电话给他马上就可以走人摆脱训练。但孙翔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开口就问孙莞的表姐在不在。
卧槽,好你个孙莞,你居然敢对外声称你堂哥我是堂姐,看我怎么收拾你!
“哦,在,等一下啊。”
孙翔赶紧一掌盖住了手机,低声的坐在自己旁边的江波涛说:“江副队,那边找我了,那就先走了啊。”
“好,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打电话。”
“知道了。”
杜明坐在最靠门边的位置,方便他一结束训练就可以溜去吃夜宵。唉,江波涛爸爸保佑我千万不要被发现了。这么想着孙翔以一种难以察觉的动作用手碰了杜明一下,然后快速闪出了训练室。
还好训练室不是玻璃门的……
训练室门外,赫然站着一个长发女生,个子不高也不矮,皱着眉气急败坏的样子还挺可爱,就是轮回的队服穿在他身上实在太宽大了,还有那双根本穿不住脚的鞋。
孙莞这丫头,要是被发现真是害死我了!
“喂,我是孙莞的姐姐。”
“什么她喝醉了!!?死丫头,好,我现在就过去接她,嗯再见。”
孙翔直接赤脚走回了宿舍,换上了轻巧的布鞋就出门了。走的太急也就没来得及换衣服。还穿着轮回的队服。
孙莞几个人唱k的地方离俱乐部不远,孙翔走路十来分钟就到了,就是路上不断有人看着他让他看着很奇怪,当然在看到已经烂醉如泥的妹妹之后都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喝了多少孙莞,可以啊你,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没点逼数吗?”
“堂……堂哥?”
“哥你个头,我是你姐!”
真是说死人沉死人,现在的孙莞也和个死人没什么差别了,还是个会动会满嘴说糊话的死人。还好孙翔原本是个男生,力气还是有点的,但现在背着跟自己差不多个头的孙莞还是觉得有点吃力,他觉得这要弄回去自己半条命都要去掉了。
孙莞现在还算老实,但孙翔知道再不弄回去一会她睡醒了就麻烦了,他背好了孙莞转头对剩下几个人告别,“那个抱歉啊是她太没逼数了,我就先带她回去了啊。”
“没事没事,姐姐,这是小莞的行李,对了你男朋友没陪你来吗?”
“男朋友?”孙翔觉得莫名其妙,自己就是个男的哪来的什么男朋友?
“刚刚接电话的不是个男生吗?”
“哦,哦,他是……嗯……我朋友,刚刚接电话的时候我不在。”孙翔真是为自己突如其来的智商感到分外高兴,但现在的他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去酒店里呆着,他可不想在街边照顾自己发酒疯的妹妹。
“那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
孙翔急着回去,利用自己对s市的了解,三下两下闪进了一条小巷里,也没听到身后孙莞那些朋友说的话。
“小莞的表姐穿的好像是轮回的队服哎。”
“你也发现了?我也觉得好像哦。”
“应该是粉丝吧。”
“走了走了,明天问问小莞不就知道了。”

孙翔现在实在是觉得感动天感动地,忍不住想叫江波涛一声爸爸,这酒店真是近,而且前一天他带孙翔来把房间也开好了,不然孙翔现在这个样子都不知道要怎么去登记。
给了小费进了房间,孙翔就直接把孙莞丢到了床上,给她盖被子的时候还振振有词道:“可以啊孙莞我还不知道你这么能疯啊,行李箱也重的跟鬼一样!还好这地方有人给送行李的,别让舅妈知道了不然我俩都吃不了兜着走!!”
“你真该庆幸你没有那种一喝就吐的体质,不然我就把你丢在路边。”
“真是受不了你这傻逼,三杯倒还敢喝酒,弄得我一身酒味,明天再换回来吧……”
看孙莞的样子应该是睡死过去了,孙翔也放弃和她进行无意义的碎碎念,草草洗了个澡就开始躺在床上看电视。
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又看看毫无睡姿的孙莞,孙翔想,真是睡得跟头猪一样,算了,反正我也请了这几天假。
一直是靠打荣耀度过无聊时光的孙翔也很久没看过电视了,他倒还是觉得有点意思。更何况这房间好像没有电脑。
该死的,手机也没电了,算了算了明天还得回宿舍去拿充电器和衣服。
“靠,孙莞,你下次要是再弄成这样我就把你之前的种种恶劣事件告诉舅妈他们!”
他不知道的是,一条不起眼的微博被发到了线上,但是这条不起眼的微博再过不久后就会被转发过千了。

〓后天开学了朋友们(ಥ_ಥ)我尽量更
〓我觉得那131篇是没指望了(ಥ_ಥ)
@糖炒栗子

a4.【全职】all翔暗黑50题

〓情人节来不及发了(ಥ_ಥ)
〓大概是死人回归?
〓赶稿赶到我想死(눈_눈)
〓群里那篇等大家看过了再发(๑˙ー˙๑)

16.诅咒(秋翔)
你,相信诅咒吗?

孙翔最近有点烦了,因为他的目的似乎要被周泽楷他们发现了。
他本来不想加入血猎的,毕竟自己是血族,可是血族几年来吃了不少败战,为了执行命令才会潜入血猎窃取情报的。
前段时间叶修来轮回这里辅助作战的时候,差点把孙翔逮个正着,也害得孙翔执行任务失败了。
被肖时钦说教之后孙翔就想,叶修真是讨厌,为什么他和一叶知秋长得那么像啊……
想着孙翔走到了一扇门前,门前的守卫自然的给他让路,门的那一头漆黑一片。
他打了一个响指,幽蓝色的火光印在他的脸上,走近后停在一个漆黑的棺材前。
“一叶知秋,你到底什么时候能醒啊,都三百年了啊。”
血族的亲王一叶知秋,三百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昏迷不醒,他唯一的血奴孙翔就算是帮他打理各种事物了,但是孙翔毕竟是血奴,所有人但找着机会想把一叶知秋干掉。
当然也没血族会伤害孙翔,因为孙翔以前是个巫师。
好在一叶知秋是君莫笑的弟弟 ,平时君莫笑也有让血奴看护他,还有孙翔照看,但是孙翔去了血猎那里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觉得是血猎请来的那些巫师对一叶知秋下了什么诅咒才会这样的。
但鉴于自己以前也是巫师,尽管自己的咒语和魔药总是失败,但他能确定没有类似于这样的诅咒,但是还有什么能让一个血族亲王昏迷300年呢?反正他是想不出。
孙翔以前是住在森林里的巫师,他是一个孤儿,森林里的树屋和书都是捡到他的那个老巫师的,老巫师去世之后孙翔就留在那里。
孙翔8岁那年,遇到了君莫笑和一叶知秋。
血猎在佘涂纪329年攻进了血族的总部,当时大部分有实力的血族都在左前线,后方只有君莫笑和一叶知秋还有一些血族的小孩。
君莫笑和一叶知秋勉强逃了出来,可是一叶知秋还是受了很致命的伤,君莫笑也伤得不轻,他们在孙翔的菜地里晕了过去,孙翔也是第二天才发现他们的。
他想先治好了伤势较重的一叶知秋,谁想一叶知秋一坐起来就把孙翔给咬了,孙翔也反应了好久才赶紧念了个咒把一叶知秋弄开了,脖子上还是留下了两个深深的牙印。
“我去,居然救回来两个吸血鬼?!”
孙翔很快给他们两个下了禁咒,然后开始想办法救这两个家伙。
老头教的,该救的还是要救。
可是孙翔很快发现根本没有办法,因为血族就是血族,他们能快速回复生命力的方法就只有一个。吸血。
但那时孙翔还只是一个8岁的孩子,他不可能把自己的血给这两个比自己大一倍多的家伙。
那样自己也就活不成了。
他只好偷偷去给了别家的一头牛放了血,又到黑市上买了点人血才把这对难兄难弟给救回来。

“喂我说,我当年是不是昏了头了才会救你们哥俩啊。”
“尽说鬼话。”
“那一叶知秋什么时候能醒啊?”
“不知道。”
“真的不是什么诅咒吗?”
“……应该是我们家族里的什么禁咒吧。”
“啊?”
“以前听家族里的长辈说,家里以前有一条不成文的禁令。”
“是什么?”
“禁止爱上人类。”
“……就这样?”
“你别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我都说这么明白了你还不懂吗?”
“好吧好吧。”
说着孙翔走到棺边,坐在棺堰上,开始自顾自地说起来。
“已经300年了,大家都过得挺好,血猎那些家伙也有一段时间不会再进攻血族了,想害你的血族君莫笑也解决得差不多了,情况都变得越来越好了,
嘿!”
孙翔突然转过头,看着安安静静的一叶知秋说道:“我死后你建议把我葬在你旁边吗?”
回答他的是一片寂静和一叶知秋均匀的呼吸声,孙翔轻轻一笑。
“开玩笑的。”

〓明天还有,相信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不】
〓好像是一叶之秋,原谅我没改orz

emmmm……
刚刚发了一个,他说图片有问题给删了?
?????????
不就是一个点赞数的截图吗?怎么就有问题了?/黑人问号.jap
算了算了,我截了个图,看看吧
唉害我还要重新艾特一次 @白加·BXJFMω
绝望了(눈_눈)
哦占tag抱歉

占tag不好意思
或许这一年兔子我该反省一下了……好多文没码,拖得我把all翔50题的部分文件都给弄丢了orz
这个好像有点晚了,拖延一下吧,截止到17.12.29晚零点
虽然我觉得应该不会有太多就是了ԅ(¯ㅂ¯ԅ)不知道将来一年会不会入新坑,反正暂时就是all翔、双叶年上和all瑞
也许百鬼物语还会更???
不知道更不更得完,当然也欢迎点文啦
过去一年里有很多对不起大家的期盼,文也没好好码,真是给大家添麻烦了,搞得好多朋友都认为我退坑了……/鞠躬
啊一年了一个可以聊文的朋友也没交到,心塞塞的(ಥ_ಥ)
懒癌晚期还正在高三的我就让我自生自灭吧_(:з」∠)_
欢迎来找我聊骚聊梗,就是这样
以上

【全职】all翔暗黑50题

2.吊死(昊翔)
“还有多久?”
“两周后。”
可我快受不了了……
唐昊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日期,但是他却觉得遥遥无期,他已经挺了快三年了。
对,还有两周就三年了。
不知从这三年中什么时候开始,唐昊就开始嗜酒,唐昊和孙翔都没有工作,只能依靠着孙翔偶尔去打零工的钱勉强过日。
嗜酒的唐昊脾气一天比一天暴躁,很多次喝醉了就打了孙翔,孙翔每次都默不作声,直到头破血流也没说什么。
孙翔每次都给唐昊准备好酒和下酒菜和水果,然后坐在一旁,半垂着眼看着唐昊慢慢吃。一次次都是这样,孙翔就在旁边安静的看着,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做。
喝多了,唐昊就会打孙翔,打完就走,不知上哪去,孙翔就一个人在家里收拾东西。
孙翔的咖啡厅同事黄少天总是劝他说干脆别和唐昊过了,自己一个人要多轻松有多轻松啊,不过黄少天最后还是因为耽误工作被店长喻文州拖出去教训了。
唉,黄少天你就消停点吧,我和唐昊的事可没那么简单啊……
孙翔这样想着,继续擦着咖啡杯,开始了大脑放空地机械运动。
两周的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很快13天过去了,孙翔还是照旧摆了下酒菜和水果,只是没有酒。
孙翔希望唐昊今天不要喝酒了,毕竟明天就到日期了,而且自己的工资也快不够用了。
“孙翔,今天怎么没有酒?”
“明天就时间到了,别喝了。”
唐昊瞬间就红了眼,拿起碟子就往孙翔头上砸:“md,你以后还要靠老子养,就你那点工资还想藏着掖着?!”
“唐昊,你冷静点,明天就到时间了,忍忍就过去了啊!”
“我!……”
一下子,唐昊好似泄气一般,“咚”地一声坐在凳子上。
“没事没事,马上就过去了,没事啊……”
孙翔捏了捏唐昊的肩膀,安慰似的说着,也不知道是跟自己说,还是说过唐昊听。
第二天,唐昊从柜子里拿出一份文件,穿着西服,梳了头发,还是三年前那副帅气的样子,没有变样,理了理脖子上那条领带:“这领带还不错,谁挑的?”
“楼下西装店的张佳乐。”
“不愧是前辈啊……”
“嗯。”
“我走了之后,照顾好自己。”
“嗯。”
“买栋好一点的房子。”
“嗯。”
“找个好的姑娘家娶了过日子。”
“好。”
然后唐昊踩上小凳子,脚一蹬,死了。
而孙翔还是静静的看着,只不过这次,他脸上带着笑。
一旁的文件上,明晃晃的写着一行字:
三年后,被保险人无论以任何方式死亡,本公司将给予被保险人家属300万的赔偿……

〓国庆多更新的计划破灭了(ಥ_ಥ)
〓以上这个保险合同的内容纯属虚构,不要当真啊_(:з」∠)_

【全职】all翔暗黑50题

20.背叛神的使徒(叶翔)
斗神叶修作为一方的神明,平日里吃吃喝喝,时不时放放嘲讽,总之过得好不快活。
每一位神明都有自己专属的使徒,每个使徒都是主神抽选的,只有怀着虔诚的心,才能参加神选。三个匣子,神明也不知道自己的使徒会是哪一位幸运儿。
叶修的使徒,是一个叫孙翔的男孩。
孙翔很仰慕叶修,于是便去试一试运气,没想到还真中了奖。
村里的人都为孙翔感到高兴,但作为孙翔的好友,唐昊还是隐约感到哪里不对劲。
孙翔倒也自顾自,呆在叶修身边帮叶修打理家务,处理小事,照顾叶修的生活起居,一神一人过着神似老夫老妻般的生活。
至于之后孙翔是怎么代替叶修管理所以事物,再之后叶修不知何因隐退神居,孙翔当上了新的神明,那都是后话了。

“小朋友,你是你当时到底为什么会来参加我的神选啊?就因为仰慕我?”
“哈?你在说什么啊?”
“不然你为什么死缠烂打着冯主神让你去神选啊,我都听说了诶。”
“哦,那个啊,主神还没有和你说过吗?”
孙翔挠了挠脑袋上的桀骜不驯的翘发,挑眉继续说着:“我啊,这是在准备神替呀!
不然你以为神明是怎么换代的啊,在我们村里,每个人的出生都有可能作为神替,前段时间王杰希不是才完成神替成为新神吗?
哦,不过你也快了……
喂喂,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只是因为仰慕你就傻乎乎的跑去神选吧?”
叶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一大半神明都不知道神明是怎么换代的,现在自己倒好像知道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不过叶修啊,你当上神也有几千个年头了吧,
你的信仰是什么?”
“那还用说?
当然是我们多年来获得的荣耀。”
我们的,不是我的。
孙翔笑了笑,什么都没说。之后俩人还是那种生活方式,就好像叶修不知道神替的事,孙翔也从没提过。

直到有一天,孙翔将利刃插在叶修的双腿上,叶修才意识到这件事没法轻轻松松的解决,他们用法术打了一架,叶修败了。
当左肩被刺穿时,叶修的脑袋嗡嗡作响,然后他意识模糊的听到些什么。
“叶修啊,老实说我不想这样,不过没办法啊,
我喜欢你,可在我成为你的神使之前,你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差点把自己逼疯了,不过现在好了……”
之后的话,叶修听不清了。
他只知道,自己何尝不是爱着这个人呢?
孙翔成为了新的神明,独自开始了他的荣耀。
他一个人的荣耀。
每次看到孙翔被人欺负,叶修只是坐在轮椅上默默骂一句“傻瓜”,他的喉咙发不出声线,曾经威震天下的斗神现在连一句简单的“我爱你”也无言出口。

〓各位好久不见了好想你们(。ò ∀ ó。)
〓我也就更新一下证明我还活着_(:з」∠)_
〓刚上线看到魔道圈那好像出了点事哦……心疼太太(´๑•_•๑)
〓本来有点想入魔道看看的,现在有点望而却步了(ಡωಡ) 唉还是老实呆着自己这里的好
〓不要催更啊,我高三了٩( 'ω' )و